艾爾登法環遊戲背景有什麽劇情故事 - 遊戲狂
廣告

艾爾登法環遊戲背景有什麽劇情故事

請拿手機掃描此QRCODE

傳到手機看

2022-04-29

廣告

《艾爾登法環》這款遊戲是有非常多有意思的劇情的,而且遊戲的背景非常的宏大,首先就是上古時代,那是古龍的時代,那時候的艾爾登之王就是龍王普拉頓桑克斯,然後就是無上意誌降臨交界地的遠古黃金樹時代。

艾爾登法環遊戲背景有什麽劇情故事

廣告

遊戲背景有什麽劇情故事

上古時代

無上意誌,作為神的一種形式,他的存在推動了生命的誕生,但又並非全知全能。

“一切始於巨大的一,由一產生區別,從而誕生生命與神智,然而這是無上意誌犯下的過錯。詛咒與痛苦皆由“錯誤”而誕生,我們必須重回原點。用混沌的火焰燃盡一切,熔化一切,直至回歸巨大的一。”——癲火女巫海妲

具體到故事的舞台,這塊名為“交界地”的土地上,生命皆從熔爐中誕生。熔爐是生命的起源,所有的生命與其特徵混合在一起。

“此為生命之始的熔爐殘存的痕跡,也是局部性的隔代遺傳,在古代具有神聖意義。”——熔爐瘤護符。

“遠古黃金樹的一種禱告……此為黃金樹的初始生命力量,熔爐的百相之一。在過去,生命是相互混合,不分彼此。”——禱告“熔爐百相之尾”

隨著時間的流逝,生命在交界地開始分化為各種種族和形態。

此外,交界地之外也有別的種族存在,其中一族,名為稀人。

“據說稀人來自交界地之外,與瑪莉卡女王是同族。”——稀人盧恩

漸漸的,交界地由本族和外來者形成了各種勢力,以及各個勢力的信仰,或者神。

觀測恆星戰役的占星者,他們直接從星空中汲取力量和知識,爾後建立了卡利亞王朝。

“在過去,夜空裡的星星掌管著命運,此為流傳下來的歷史遺物。”——星星淚滴

冰龍佔據了覆蓋冰雪的山頂,但是最後敗給了巨人。巨人祭拜司掌火焰的惡神,惡神賦予了他們火焰的力量,巨人因此擊敗冰龍,佔據了巨人山頂。

“據說那神祇是巨人們祭拜的惡神,但後來被瑪莉卡女王討伐。”——獨眼盾

“許久以前,冰龍曾是山頂的主人,然而在敗給火焰巨人們之後,被趕離了山頂。”——禱告“玻列琉斯的冰霧”

信仰風暴的居民在寧姆格福建立了史東薇爾城。

“在過去,史東薇爾還存在真正的風暴時,侍奉、陪伴古王到最後一刻的凶猛老鷹靈魂。”——骨灰“風暴鷹汀涅”

掌管著“命定之死”的宵色眼眸女王,帶領著神皮使徒,狩獵別的神祇。

“過去率領神皮使徒們,最後敗給瑪利喀斯的宵色眼眸女王的聖劍。”——狩獵神祇大劍

以及當時世上的統治者,居住在法姆•亞茲拉的古龍和他們的王,龍王普拉頓桑克斯,以及信奉古龍的獸人。

“在黃金樹尚未出現的史前年代,據說古龍是那時代的主宰,也是保護王的銅牆鐵壁。”——火龍徽護符

“據說在黃金樹時代以前,石頭是獲得智慧的野獸們最一開始的武器。”——禱告“獸石”

“那是祭祀古龍的巨大靈廟,受選的獸人們武器都帶有雷電。”——亞茲拉的獸人的骨灰

地下,同樣也有著居民。

有著崇拜古神猩紅腐敗的腐敗眷族們,據說猩紅腐敗曾被封印在腐敗湖。

“在過去,偉大諸王侍奉猩紅腐敗,此為他們的王冠。”——蘑菇王冠

“那是腐敗女神的眷屬,也是被遺棄的眷屬。”——腐敗眷屬的骨灰

“據說藍色舞娘是妖精。妖精將流水劍賜予盲眼劍士,劍士因此得以封印古老神祇——封印腐敗。”——護符“藍色舞娘”

有著信仰祖靈、摒棄金屬與文明的角民族們。

“祖靈是存在於黃金樹之外的奧秘——從死亡萌發生命,亦從生命萌發生命,此為他的生命天性。”——祖靈之王的追憶

“摒棄金屬與文明的角民族的靈魂。”——祖靈之民的骨灰

還有著和稀人同屬外來者的夜人,流淌著稱為“白金”的銀色血液。他們建立了永恆之城,信仰著掛在地底的黑色月亮。

“人稱夜人的少數人擁有的外貌,傳說他們有著銀色血液。”——創建人物選單,夜人長相

“在永恆之城製成的古老傀儡……自願成為傀儡的姐妹倆,她們是流著冰冷血液的外來者,會揮舞流體武器。”——骨灰“黑夜女巫與劍士的傀儡”

“在過去,永恆之城的上空掛著黑色月亮,據說此為那輪月亮的碎片。”——記憶石

艾爾登法環遊戲背景有什麽劇情故事

遠古黃金樹時代

後來,無上意誌發現了交界地這塊土地,降下了黃金流星和艾爾登獸。

“在過去,無上意誌將黃金流星連同一隻野獸送往交界地——據說那後來化成了艾爾登法環。”——禱告“艾爾登流星”

黃金流星帶來了黃金種子,種子成長為遠古黃金樹。

此時這個世界的律法,核心是“循環”。遠古黃金樹的生命力量來源於熔爐,黃金樹使用力量產生賜福,給予其餘生命,同時亦有新生命誕生;同時,逝去的生命靈魂回歸黃金樹,肉身在地下的歸樹樹根處成為原材料,黃金樹吸收原材料,再次產生賜福,創造新生命。

而維護律法的穩定,需要一神一王同時存在。神負責創造律法,王負責維護律法。因此無上意誌選擇龍王普拉頓桑克斯,成為艾爾登之王。

然而交界地只是茫茫世界中土地的一塊,無上意誌怎會久居於此。因此他派出二指和三指,挑選作為無上意誌在交界地這一勢力的神的候選人。而被選中的人,無論是人類,半神,亦或其他種族,皆被稱為“神人”。

“龍王坐鎮時空夾縫、風暴中心——據說他是黃金樹時代之前的艾爾登之王。然而神祇已經離去,王依舊等待他的歸來。”——龍王的追憶

第一代的神人有兩個,稀人瑪莉卡以及宵色眼眸的女王。

雙指賜予了神人“影子”作為幫助。瑪莉卡的影子即為“黑劍”瑪利喀斯,她與黑劍結為結拜姐弟,並在其幫助下成功擊敗宵色眼眸的女王。之後黑劍將命定之死封印在自身的劍裡。

“瑪利喀斯是賜給神人的影子野獸——瑪莉卡希望她的影子成為命定之死的封印。然而最後,她卻背叛了影子。”——黑劍的追憶

“宵色眼眸的女王率領使徒們,據說她是指頭選出的神人。”——禱告“黑焰儀式”

“瑪利喀斯是瑪莉卡女王忠誠的結拜弟弟,將命定之死寄宿在自身的劍裡,令所有的半神感到畏懼。”——瑪利喀斯腿甲

艾爾登法環遊戲背景有什麽劇情故事

黃金樹時代

之後瑪莉卡成為了黃金樹這一勢力的神,並產生了艾爾登法環。由於命定之死的封印,律法中不再有死亡,遠古黃金樹生命的循環因此被斬斷,不再有死者在歸樹樹根被回收。賜福成為永恆的象徵,受賜福者永生不死,或者說即使死後靈魂也會回歸黃金樹,再由黃金樹誕生,生命的形式進入新的階段,成為了永恆。

這也標誌著,黃金樹時代開啟,瑪莉卡締造了新的黃金律法,核心為“永恆”。

舊日生命熔爐的象徵開始被厭棄,凸顯百相的昔日“吉兆”現在被當作“惡兆”,被視作玷汙。死亡本身消失了,信仰宵色眼眸女王的神皮使徒們也失去了狩獵神祇的力量。

但是此時,二指和三指出現了分歧。二指希望強調“生命”的特徵,即生命各異;三指受到了另一種意誌“癲火”的影響,強調“融熔”的特徵,即萬物一體,無生無死。於是“手”的內部開始鬥爭,最後二指勝利,砍下三指封印在深根低部;二指在王城的圓桌廳堂指引王朝。

另外,信奉黑月的永恆之城一直盼望著“星星時代”的到來。他們察覺到了無上意誌存在,於是打造了獵殺指頭刀,並意圖製造“王”,弑殺無上意誌。此行觸怒了無上意誌,被視為大逆不道的罪孽,因此永恆之城被無上意誌降下“黑暗棄子”艾絲緹滅國。

“誕生自遙遠彼端,無光黑暗中的星星異性——此為過去毀滅永恆之都,那奪去居民們的天空,充滿惡意的流星。”——黑暗棄子的追憶

“此為永恆之城意圖造王時,所留下的產物。”——仿身淚滴的骨灰

“在遙遠過去,吶克斯之民,觸怒無上意誌,因此毀滅地底深處。他們頭頂虛假的夜空,不停等待——星星時代、黑夜之王的來臨。”——吶克斯劍士頭冠

說回黃金樹勢力。新勢力誕生之初,自然舉世皆敵。

“在最一開始,黃金樹與所有勢力為敵。歷經無數次的戰爭,贏得勝利後,成為了律法。”——禱告“黃金樹庇佑”

因為要對抗眾多強敵,瑪莉卡要盡快選出屬於自己的王。因此他選擇了當時最具有力量的戰士荷萊•露作為自己的丈夫,以及第一任艾爾登之王。在荷萊•露成為艾爾登之王後,瑪莉卡賜給他一個新的名字——初代王葛孚雷。

“葛孚雷發誓展現為王氣度的證明,隨後成為黃金一族的象徵——因為在過去,力量正是為王的理由。”——葛孚雷的王斧

瑪莉卡與葛孚雷育有三子:長子“黃金”葛德文,以及雙胞胎“惡兆王”蒙葛特和“鮮血君王”蒙格。但由於蒙葛特和蒙格這對雙胞胎,擁有“角之百相”,因此他們被視為惡兆之子,生來便被關押在王城那不見天日的深邃地牢中。

艾爾登法環遊戲背景有什麽劇情故事

巨人戰爭

在黃金樹的眾多強敵中,巨人對人類來說是天災一般的存在,因為他們可以引發雪崩,或召來火焰暴風雨。

“在遠古時代,巨人是黃金樹的宿敵。據說巨人轟然的咆哮能破壞自然——譬如引發雪崩,或召來火焰暴風雨。”——咆哮鏈墜

因此瑪莉卡召集了初代王及眾戰士,說道:

“王的眾戰士啊,吾王葛孚雷啊,

遵循引導戰鬥至此,著實難能可貴,

殲滅那山頂上的巨人們,封印火焰吧。

如此一來,那光耀的生命時代,就能拉開序幕。”

——瑪莉卡女王的箴言

在打敗巨人之後,瑪莉卡發現,巨人所崇拜的“惡神之火”永遠不會熄滅,因此她詛咒了最後一個倖存的巨人,化作火焰的永恆看守者。

“火焰巨人是巨人戰爭的倖存者——瑪莉卡女王得知大鍋的火焰恆久不滅,便施展了烙印詛咒。卑微的巨人啊,化作火焰的永恆看守者,為此而活吧。”——火焰巨人的追憶

但巨人戰爭的同時,在風暴王的帶領下,史東薇爾對黃金王城發動了襲擊。一番腥風血雨後,在戰場之上,葛孚雷拚勁全力擊敗了風暴王。

不可思議的是,在擊敗風暴王之後,葛孚雷發現自己的眼睛褪色了,換言之,他失去了黃金樹的恩賜,而這,正是瑪莉卡女王所做的好事。

“巨人戰爭時,葛孚雷與風暴王一對一交手……當勁敵消失之際,據說王的眼睛也隨之褪色。”——艾爾登之王臂甲

“‘初始艾爾登之王'葛孚雷,在某個時期被奪走賜福,變成褪色者,帶著有同樣境遇的人們離開交界地。”——荷萊•露的追憶

瑪莉卡女王在此戰結束後,剝奪了曾今賦予諸多戰士的賜福。她對戰士說:

“吾王啊,王的眾戰士啊,我將奪去你們的賜福。

當你們的雙眸黯淡褪色, 我將放逐你們於交界地之外——

於交界地之外征戰,生存,死亡吧。”

——瑪莉卡女王的箴言

目前的黃金律法核心是“永恆”,而這些戰士失去了黃金樹的賜福,意味著他們將再度回歸死亡。

葛孚雷可能至死未知被剝奪賜福的原因,我們可以從另一處瑪莉卡女王箴言中窺得原因一二:

“在你們面臨死亡之後,那被奪去的會再歸還──

返回交界地,投身交戰, 隨心所欲地展現艾爾登法環。

與死亡比鄰,成為強者吧── 王的眾戰士啊,吾王葛孚雷啊。”

由此可見,瑪莉卡已經預料到了日後還會有一場足以改變歷史的破碎戰爭,因此提前在做準備。

艾爾登法環遊戲背景有什麽劇情故事

古龍戰爭與結盟

某日,古龍古蘭桑克斯襲擊了王城羅德爾,並摧毀了城牆。

“大古龍來襲時,羅德爾的城牆被攻破——這在歷史上僅此一回,也成為後續與眾古龍之間的戰爭導火索。”——武器“古蘭桑克斯的雷電”

在“黃金”葛德文的帶領下,騎士們展開了對古龍的反擊。他們在戰鬥中汲取經驗,針對古龍的特點進行反製,最終取得了勝利。

“在大古龍來襲之後,他們徹底明白——想要繼續保護黃金樹,唯一的方法就是自己化成龍。”——異性龍盔

葛德文戰勝了古龍之後,與古龍化敵為友。之後,古龍信仰開始在王城出現,不少騎士甚至還擁有了能夠釋放古龍力量的武器和禱告。同時,這種影響是雙方面的——在古龍之城法姆• 亞茲拉,獸人墓穴裡出現了象徵初代王的獅子頭符號,和象徵黃金樹家族的雕像。而一些失鄉騎士和黃金樹守衛也去往了法姆 • 亞茲拉,並成為了那裡的守衛者。

“在過去,‘黃金'葛德文戰勝古龍弗爾桑克斯,隨後化敵為友——此為王城古龍信仰的起源。”——禱告“雷電槍”

艾爾登法環遊戲背景有什麽劇情故事

卡利亞王朝與魔法學院

在黃金樹時代來臨的時候,黃金樹的光輝逐漸遮蔽了天空,卡利亞的占星者依賴的星象也被逐漸遮蔽,卡利亞王朝的力量因此也在削弱。

不過就在此時,部分學者在研究一種被稱為“輝石”的物質時,得到了有關占星術新的啟發。而這種研究方法上的革新,以及新的占星術的運用,使得部分占星者脫離了卡利亞王朝,成立了魔法學院“雷亞盧卡利亞”。

卡利亞王朝自然不滿於魔法學院的成立,因此二者之間自然會爆發衝突。卡利亞王朝培養了卡利亞騎士對付魔法學院,而魔法學院雇傭了杜鵑騎士作為反製的手段。

“對魔力屬性,聖屬性的防禦效果高。騎士們究竟對誰有所防備?”——卡利亞騎士盾

“學院傳授此魔法給杜鵑騎士們,作為締結契約的代價。”——魔法“魔力武器”

這一情況一直持續到“滿月女王”蕾娜菈的出現。

“滿月女王”蕾娜菈是卡利亞家族的傳人,她擅長月之魔法,並以此征服學院。之後她率領了輝石騎士,將卡利亞推上王室地位。

“蕾娜菈年輕時是一位出眾的英雄——她以月之魔法征服學院,當上掌權者,並率領眾多

輝石騎士,將卡利亞推上王室地位。”——滿月女王的追憶

艾爾登法環遊戲背景有什麽劇情故事

利耶尼亞戰爭與和解

但即使學院與卡利亞獲得了統一,黃金樹遮蔽天空的現狀仍沒有改變,卡利亞與黃金樹勢力的戰爭一觸即發。”

當“初代王”葛孚雷去征討巨人時,瑪莉卡女王率先向卡利亞發動了侵略戰爭。此次戰爭史稱“利耶尼亞戰爭”。“紅髮”拉達岡也在女王的命令下,率領黃金樹的騎士們在利耶尼亞征戰。

順帶一提,拉達岡實際上就是瑪莉卡,他與瑪莉卡屬於一體兩面。至於為何瑪莉卡要產生自己男性的一面,可能是因為瑪莉卡已經預料到了破碎戰爭的到來,而對於黃金律法來說,這屬於一種不穩定因素。黃金律法根據自身兩大原理:因果,回歸中的回歸性原理——任何異常都將回歸到正常情況,判定當前黃金王朝出現了異常,於是強大的艾爾登法環在它的主理人瑪莉卡身體中製造出了“黃金律法”本身——拉達岡,親自來解決這個問題。因此,瑪莉卡和拉達岡是兩種完全不同的人格(神格),一個更趨近於人性,一個更趨近於神性。

“基本主義用兩種力量解釋黃金律法——回歸與因果。所謂的回歸,意指將萬物朝不變收斂,屬於含義上的引力。”——禱告“回歸性原理”

“據說是交界地之外,在稀人的居住地製作的石槌。瑪莉卡女王用此槌擊碎艾爾登法環,拉達岡想用此槌修復艾爾登法環。”——瑪莉卡的石槌

“噢,拉達岡啊,黃金律法的忠犬啊。

你還不是我,還不是神祇。

我的半身啊!擊碎彼此吧!”

——瑪莉卡女王的箴言

誰知在戰爭過程中,拉達岡愛上了滿月女王蕾娜菈,兩人締結了婚約,並終止了這場戰爭。

“過去黃金樹與月,雙方王室為求和平共存—— ‘紅髮'拉達岡與‘滿月'蕾娜菈,兩位大人就是在這座教堂締結契約,”

“閣下持有星星淚滴嗎?...在過去,拉達岡大人用星星淚滴沐浴自身,此舉是為侵略戰爭真心懺悔,同時也是立誓,對蕾娜菈大人的愛永誌不渝。在黃金樹律法與月之命運結合之際,所有的一切,包含紛爭帶來的傷害,就回歸於零。”——結緣教堂的米利耶(烏龜)

他們在婚後誕下了三位半神子嗣,分別是“滿月公主”菈妮,被後世稱為“褻瀆王”的拉卡德,和“碎星將軍”拉塔恩。

然而,在拉達岡聽聞瑪莉卡放逐了“初代王”葛孚雷後,他便毅然決然的斷絕了與蕾娜菈的關係,並帶著三個孩子返回王城與瑪莉卡成婚,成為了第二代艾爾登之王。

備受打擊的蕾娜菈被法師們軟禁在魔法學院中央的一個書庫中,抱著琥珀卵,反覆試圖孕育出新的生命。而失去領導者的卡利亞騎士們和雷亞盧卡利亞的魔法師們,又再一次陷入了明爭暗鬥之中。

“‘滿月女王'蕾娜菈抱著的琥珀卵。無緣誕生的半神擁有的大盧恩……蕾娜菈的那群重新誕生的孩子,全部都相當脆弱,而且短命,原因就出在那不完整。”——無緣誕生者的大盧恩。

“蕾娜菈身兼魔法學院雷亞盧卡利亞,以及卡利亞王室領導者——從失去伴侶拉達岡的那一刻,也失去了心。隨後學院立刻就察覺到,蕾娜菈已經不是英雄。”——女王彎月冠

艾爾登法環遊戲背景有什麽劇情故事

受詛咒的子嗣

拉達岡與瑪莉卡成婚後,瑪莉卡生下了一對子嗣:“聖樹之子”米凱拉,和“女武神”瑪蓮妮亞。

由於拉達岡和瑪莉卡結合實際上是自身之間交配,這對孩子生來就遭受到了詛咒。瑪蓮妮亞被“猩紅腐敗”侵染,身心不斷遭受猩紅女神的腐蝕,而米凱拉則永遠保持年幼,無法成長。

但即使如此,二指仍指定兩位為神人,作為瑪莉卡的繼承人。

“米凱拉與瑪蓮妮亞是由單一神祇所生的子嗣,因此他們都是神人,但那生命卻十分的脆弱——其中一人永遠年幼;其中一人腐敗寄生。”——腐敗女神的追憶

米凱拉為根治妹妹的痛苦拒絕了律法,製造了隔絕一切外神的針線並與聖樹進行融合,而瑪蓮妮娜則壓制著內心中猩紅的低語,作為米凱拉的劍,為他成為神明而戰鬥。

但瑪莉卡和拉達岡所不知的是,蕾娜菈的女兒菈尼也被選為了神人,信仰恆星戰役與月的神。無上意誌則再度派遣三位雙指指引三位神人,引導他們成為新的律法之王。

“我曾是一位神人,在半神中,只有我,米凱拉和瑪蓮妮亞才有資格擁有這個頭銜。”——菈妮人偶的對話

艾爾登法環遊戲背景有什麽劇情故事

黑刀陰謀之夜

菈妮小的時候受母親滿月女王的影響,同樣信仰恆星戰役與月。然而,父母婚姻的破碎以及母親崩潰的狀態使菈妮對黃金樹充滿埋怨。即使被拉達岡帶到黃金樹,即使被選為神人,菈妮也心存芥蒂,更別提二指給她指派的影子“半狼”布萊澤實際上是為了監控她。

此外,“碎星”拉塔恩學習了重力魔法,封印了恆星戰役,這對信仰恆星戰役與月的菈妮來說更是一場災難。

基於以上種種原因,菈妮決定摧毀艾爾登法環。摧毀的原理其實也不難,即在半神中製造一位死者,從而破壞艾爾登法環已經剔除死亡的“永恆”黃金法則。

要實現這個計劃,首先要獲得命定之死的能力。菈妮夥同稀人黑刀刺客與“褻瀆王”拉卡德盜走了瑪莉卡的結拜兄弟,影子野獸“黑劍”所司掌的死亡盧恩,而死亡盧恩等同於命定之死。

“在陰謀之夜動手暗殺的刺客們皆是女性。也有一種說法,據說那些女性,和瑪莉卡是類似存在——都是稀人。”——黑刀鎧甲

“在陰謀之夜,拉卡德司法官以謝禮的名義,從菈妮手中收下此物。打算在往後的褻瀆時刻,挑戰命定之死的黑獸——‘黑劍'瑪利喀斯時,作為殺手鐧使用。”——褻瀆獸爪

得到死亡盧恩之後,菈妮需要一個弑神利器作為載體承載死亡盧恩。而製造弑神武器的任務,就被交給了如今被鎖在圓桌廳堂裡的鐵匠修古。最終,那不詳的“黑刀”被鐵匠成功打造出來,而後來因為這樁重罪,他被束縛在圓桌,負責為褪色者打造武器。

而後,在那個夜晚,史稱“黑刀陰謀之夜”,“黃金”葛德文被殺害。

當然,由於黃金律法的存在,神不會真正死亡。即使菈妮竊取了死亡盧恩,殺死的也只是葛德文的靈魂。葛德文成為了所謂“死王子”,肉身化作了死誕者,被鎖在王城地下,他的古龍好友,弗爾桑克斯在他的夢境裡不停地和死亡爭鬥。

“據說那是死王子的臉——過去他被稱作葛德文,是半神之中的初始死者,後來被埋葬在王城池底深處,那黃金樹的根部。”——護符“死王子的惡行膿瘡”

但是,由於死誕者的靈魂實際上已被消滅,無法回歸黃金樹進行重生,因此這一行動產生的死誕者足以對黃金律法的運行造成破壞。艾爾登法環出現了裂痕。

艾爾登法環遊戲背景有什麽劇情故事



法環的破碎與破碎戰爭

葛德文死後,越來越多的死誕者出現了,法環的裂痕也愈加嚴重。

“在陰謀之夜,當被偷走的死亡盧恩促成半神最初的死亡之後,便化為死根,透過地底的大樹根,在交界地各處萌生。”——死根

可能是出於喪子之痛的悲傷,也可能是瑪莉卡已經預料到這種情況,於是她打碎了艾爾登法環。

前文中提過,瑪莉卡剝奪葛孚雷和眾士兵的賜福是因為她預測到了破碎戰爭的到來,即她知道法環早晚會破碎。至於她為什麽能預測法環的破碎,與其說是預測,不如說她希望法環終有一天能破碎。

瑪莉卡被選為神人並最終成為永恆女王,就意味著她肩負著維系黃金樹和法則的重擔(即使她可以找王來分擔),並且要永遠服從於無上意誌和黃金法則。而這沉重的使命會逐漸侵蝕肩負者,使得瑪莉卡會想要打破艾爾登法環來解放自己。

“沉重的使命會侵蝕肩負者,猶如無法逃離的詛咒。”——護符“瑪莉卡的糜爛烙印”

“……然而當基甸接觸到瑪莉卡女王的遺願後,不禁感到恐懼——他看到了那不可能存在的終點。”——百智頭盔

法環破碎後,諸神子為了爭奪大盧恩,挑起了一場場戰爭,破碎戰爭爆發了。

菈尼以弑神之刀“自殺”,為自己製造人偶身軀之後隱遁。

兩名惡兆之子都被釋放了出來。“惡兆王”蒙葛特堅守王城,儘管他不被黃金樹和自己的家族所愛,但他還是堅守在王城,戰鬥到了最後一刻。“鮮血君王”蒙格則擄走了自己同母異父的弟弟,“聖樹之子”米凱拉,希望這位神人能夠成為他的伴侶,讓他成為新的艾爾登之王,並遁入地下,開創蒙格溫王朝。

“即使生為與賜福無緣的惡兆之子,蒙葛特仍願意成為黃金樹的守衛——不是因為被愛,想要回饋,而是他單純希望去愛。”——惡兆王的追憶

“向鮮血君王獻上鮮血吧——讓大人伴侶的房內,讓繭內填滿鮮血。年幼的伴侶覺醒之時,我們的王朝隨之開創。”——護符“鮮血君王的歡愉”

拉卡德陷入癲狂,選擇被大蛇吞噬,變成只想永生的墮落霸王。

“為了永遠地生存、吞噬,不停地成長,拉卡德成為了大蛇:我很明瞭,褻瀆之路有多麽險峻——害怕犯下罪孽,哪能走這條路”——褻瀆君王的追憶

葛德文的兒子,接肢葛瑞克,由於血脈稀薄力量最弱,但是野心不小,破碎戰爭時期進攻王城被大敗,倉皇而逃,隨後挑戰拉塔恩失敗,又去挑戰女武神失敗,才回到自己的領地史東薇爾,依靠狩獵褪色者給自己接肢增強力量。

一直衷心希望修復法環的“黑劍”瑪利喀斯化身為野獸祭司,不斷尋找和吞噬死根。

而最強的神人“女武神”與最強的半神“碎星”爆發了一場驚天地泣鬼神的戰鬥。女武神的義肢被將軍劈碎,而拉塔恩也被女武神釋放的封印於自身體內的“猩紅腐敗”所汙染,甚至整個蓋利德區域都未能幸免。女武神身受重創,被手下的尊腐騎士救走。而碎星將軍也知道自己將被猩紅腐敗吞噬。於是,他用最後的理智交代了後事,隨後去往了慟哭沙丘,靜靜等待未來某位勇士能夠賜予自己體面的死亡。

而你,作為褪色者,將親手揭幕艾爾登法環未來的故事。

相關攻略:鮮血君王的歡愉護符怎麽獲得

廣告

遊戲資訊
類別: 動作
平台: PC, PS4, PS5, XboxONE, XboxSeriesX
開發: From Software
發行: 萬代南夢宮
上市: 2022年02月25日

艾爾登法環是以正統黑暗奇幻世界為舞台的動作RPG遊戲。 走進遼闊的場景與地下迷宮探索未知,挑戰困難重重的險境,享受克服困境時的成就感吧。 不僅如此,登場角色之間的利害關係譜成的群像劇,更是不容錯過。

更多 艾爾登法環 攻略|新聞

廣告
廣告
《艾爾登法環》這款遊戲是有非常多有意思的劇情的,而且遊戲的背景非常的宏大,首先就是上古時代,那是古龍的時代,那時候的艾爾登之王就是龍王普拉頓桑克斯,然後就是無上意誌降臨交界地的遠古黃金樹時代。 https://gamemad.com/guide/193673 https://img1.gamemad.com/2022/05/15/SBQxn7pK.jpg 遊戲背景有什麽劇情故事上古時代 無上意誌,作為神的一種形式,他的存在推動了生命的誕生,但又並非全知全能。 “一切始於巨大的一,由一產生區別,從而誕生生命與神智,然而這是無上意誌犯下的過錯。詛咒與痛苦皆由“錯誤”而誕生,我們必須重回原點。用混沌的火焰燃盡一切,熔化一切,直至回歸巨大的一。”——癲火女巫海妲 具體到故事的舞台,這塊名為“交界地”的土地上,生命皆從熔爐中誕生。熔爐是生命的起源,所有的生命與其特徵混合在一起。 “此為生命之始的熔爐殘存的痕跡,也是局部性的隔代遺傳,在古代具有神聖意義。”——熔爐瘤護符。 “遠古黃金樹的一種禱告……此為黃金樹的初始生命力量,熔爐的百相之一。在過去,生命是相互混合,不分彼此。”——禱告“熔爐百相之尾” 隨著時間的流逝,生命在交界地開始分化為各種種族和形態。 此外,交界地之外也有別的種族存在,其中一族,名為稀人。 “據說稀人來自交界地之外,與瑪莉卡女王是同族。”——稀人盧恩 漸漸的,交界地由本族和外來者形成了各種勢力,以及各個勢力的信仰,或者神。 觀測恆星戰役的占星者,他們直接從星空中汲取力量和知識,爾後建立了卡利亞王朝。 “在過去,夜空裡的星星掌管著命運,此為流傳下來的歷史遺物。”——星星淚滴 冰龍佔據了覆蓋冰雪的山頂,但是最後敗給了巨人。巨人祭拜司掌火焰的惡神,惡神賦予了他們火焰的力量,巨人因此擊敗冰龍,佔據了巨人山頂。 “據說那神祇是巨人們祭拜的惡神,但後來被瑪莉卡女王討伐。”——獨眼盾 “許久以前,冰龍曾是山頂的主人,然而在敗給火焰巨人們之後,被趕離了山頂。”——禱告“玻列琉斯的冰霧” 信仰風暴的居民在寧姆格福建立了史東薇爾城。 “在過去,史東薇爾還存在真正的風暴時,侍奉、陪伴古王到最後一刻的凶猛老鷹靈魂。”——骨灰“風暴鷹汀涅” 掌管著“命定之死”的宵色眼眸女王,帶領著神皮使徒,狩獵別的神祇。 “過去率領神皮使徒們,最後敗給瑪利喀斯的宵色眼眸女王的聖劍。”——狩獵神祇大劍 以及當時世上的統治者,居住在法姆•亞茲拉的古龍和他們的王,龍王普拉頓桑克斯,以及信奉古龍的獸人。 “在黃金樹尚未出現的史前年代,據說古龍是那時代的主宰,也是保護王的銅牆鐵壁。”——火龍徽護符 “據說在黃金樹時代以前,石頭是獲得智慧的野獸們最一開始的武器。”——禱告“獸石” “那是祭祀古龍的巨大靈廟,受選的獸人們武器都帶有雷電。”——亞茲拉的獸人的骨灰 地下,同樣也有著居民。 有著崇拜古神猩紅腐敗的腐敗眷族們,據說猩紅腐敗曾被封印在腐敗湖。 “在過去,偉大諸王侍奉猩紅腐敗,此為他們的王冠。”——蘑菇王冠 “那是腐敗女神的眷屬,也是被遺棄的眷屬。”——腐敗眷屬的骨灰 “據說藍色舞娘是妖精。妖精將流水劍賜予盲眼劍士,劍士因此得以封印古老神祇——封印腐敗。”——護符“藍色舞娘” 有著信仰祖靈、摒棄金屬與文明的角民族們。 “祖靈是存在於黃金樹之外的奧秘——從死亡萌發生命,亦從生命萌發生命,此為他的生命天性。”——祖靈之王的追憶 “摒棄金屬與文明的角民族的靈魂。”——祖靈之民的骨灰 還有著和稀人同屬外來者的夜人,流淌著稱為“白金”的銀色血液。他們建立了永恆之城,信仰著掛在地底的黑色月亮。 “人稱夜人的少數人擁有的外貌,傳說他們有著銀色血液。”——創建人物選單,夜人長相 “在永恆之城製成的古老傀儡……自願成為傀儡的姐妹倆,她們是流著冰冷血液的外來者,會揮舞流體武器。”——骨灰“黑夜女巫與劍士的傀儡” “在過去,永恆之城的上空掛著黑色月亮,據說此為那輪月亮的碎片。”——記憶石 https://img1.gamemad.com/2022/05/15/TGKzbxaj.jpg 遠古黃金樹時代 後來,無上意誌發現了交界地這塊土地,降下了黃金流星和艾爾登獸。 “在過去,無上意誌將黃金流星連同一隻野獸送往交界地——據說那後來化成了艾爾登法環。”——禱告“艾爾登流星” 黃金流星帶來了黃金種子,種子成長為遠古黃金樹。 此時這個世界的律法,核心是“循環”。遠古黃金樹的生命力量來源於熔爐,黃金樹使用力量產生賜福,給予其餘生命,同時亦有新生命誕生;同時,逝去的生命靈魂回歸黃金樹,肉身在地下的歸樹樹根處成為原材料,黃金樹吸收原材料,再次產生賜福,創造新生命。 而維護律法的穩定,需要一神一王同時存在。神負責創造律法,王負責維護律法。因此無上意誌選擇龍王普拉頓桑克斯,成為艾爾登之王。 然而交界地只是茫茫世界中土地的一塊,無上意誌怎會久居於此。因此他派出二指和三指,挑選作為無上意誌在交界地這一勢力的神的候選人。而被選中的人,無論是人類,半神,亦或其他種族,皆被稱為“神人”。 “龍王坐鎮時空夾縫、風暴中心——據說他是黃金樹時代之前的艾爾登之王。然而神祇已經離去,王依舊等待他的歸來。”——龍王的追憶 第一代的神人有兩個,稀人瑪莉卡以及宵色眼眸的女王。 雙指賜予了神人“影子”作為幫助。瑪莉卡的影子即為“黑劍”瑪利喀斯,她與黑劍結為結拜姐弟,並在其幫助下成功擊敗宵色眼眸的女王。之後黑劍將命定之死封印在自身的劍裡。 “瑪利喀斯是賜給神人的影子野獸——瑪莉卡希望她的影子成為命定之死的封印。然而最後,她卻背叛了影子。”——黑劍的追憶 “宵色眼眸的女王率領使徒們,據說她是指頭選出的神人。”——禱告“黑焰儀式” “瑪利喀斯是瑪莉卡女王忠誠的結拜弟弟,將命定之死寄宿在自身的劍裡,令所有的半神感到畏懼。”——瑪利喀斯腿甲 https://img1.gamemad.com/2022/05/15/F9kw68W2.jpg 黃金樹時代 之後瑪莉卡成為了黃金樹這一勢力的神,並產生了艾爾登法環。由於命定之死的封印,律法中不再有死亡,遠古黃金樹生命的循環因此被斬斷,不再有死者在歸樹樹根被回收。賜福成為永恆的象徵,受賜福者永生不死,或者說即使死後靈魂也會回歸黃金樹,再由黃金樹誕生,生命的形式進入新的階段,成為了永恆。 這也標誌著,黃金樹時代開啟,瑪莉卡締造了新的黃金律法,核心為“永恆”。 舊日生命熔爐的象徵開始被厭棄,凸顯百相的昔日“吉兆”現在被當作“惡兆”,被視作玷汙。死亡本身消失了,信仰宵色眼眸女王的神皮使徒們也失去了狩獵神祇的力量。 但是此時,二指和三指出現了分歧。二指希望強調“生命”的特徵,即生命各異;三指受到了另一種意誌“癲火”的影響,強調“融熔”的特徵,即萬物一體,無生無死。於是“手”的內部開始鬥爭,最後二指勝利,砍下三指封印在深根低部;二指在王城的圓桌廳堂指引王朝。 另外,信奉黑月的永恆之城一直盼望著“星星時代”的到來。他們察覺到了無上意誌存在,於是打造了獵殺指頭刀,並意圖製造“王”,弑殺無上意誌。此行觸怒了無上意誌,被視為大逆不道的罪孽,因此永恆之城被無上意誌降下“黑暗棄子”艾絲緹滅國。 “誕生自遙遠彼端,無光黑暗中的星星異性——此為過去毀滅永恆之都,那奪去居民們的天空,充滿惡意的流星。”——黑暗棄子的追憶 “此為永恆之城意圖造王時,所留下的產物。”——仿身淚滴的骨灰 “在遙遠過去,吶克斯之民,觸怒無上意誌,因此毀滅地底深處。他們頭頂虛假的夜空,不停等待——星星時代、黑夜之王的來臨。”——吶克斯劍士頭冠 說回黃金樹勢力。新勢力誕生之初,自然舉世皆敵。 “在最一開始,黃金樹與所有勢力為敵。歷經無數次的戰爭,贏得勝利後,成為了律法。”——禱告“黃金樹庇佑” 因為要對抗眾多強敵,瑪莉卡要盡快選出屬於自己的王。因此他選擇了當時最具有力量的戰士荷萊•露作為自己的丈夫,以及第一任艾爾登之王。在荷萊•露成為艾爾登之王後,瑪莉卡賜給他一個新的名字——初代王葛孚雷。 “葛孚雷發誓展現為王氣度的證明,隨後成為黃金一族的象徵——因為在過去,力量正是為王的理由。”——葛孚雷的王斧 瑪莉卡與葛孚雷育有三子:長子“黃金”葛德文,以及雙胞胎“惡兆王”蒙葛特和“鮮血君王”蒙格。但由於蒙葛特和蒙格這對雙胞胎,擁有“角之百相”,因此他們被視為惡兆之子,生來便被關押在王城那不見天日的深邃地牢中。 https://img1.gamemad.com/2022/05/15/5KY3T9ku.jpg 巨人戰爭 在黃金樹的眾多強敵中,巨人對人類來說是天災一般的存在,因為他們可以引發雪崩,或召來火焰暴風雨。 “在遠古時代,巨人是黃金樹的宿敵。據說巨人轟然的咆哮能破壞自然——譬如引發雪崩,或召來火焰暴風雨。”——咆哮鏈墜 因此瑪莉卡召集了初代王及眾戰士,說道: “王的眾戰士啊,吾王葛孚雷啊, 遵循引導戰鬥至此,著實難能可貴, 殲滅那山頂上的巨人們,封印火焰吧。 如此一來,那光耀的生命時代,就能拉開序幕。” ——瑪莉卡女王的箴言 在打敗巨人之後,瑪莉卡發現,巨人所崇拜的“惡神之火”永遠不會熄滅,因此她詛咒了最後一個倖存的巨人,化作火焰的永恆看守者。 “火焰巨人是巨人戰爭的倖存者——瑪莉卡女王得知大鍋的火焰恆久不滅,便施展了烙印詛咒。卑微的巨人啊,化作火焰的永恆看守者,為此而活吧。”——火焰巨人的追憶 但巨人戰爭的同時,在風暴王的帶領下,史東薇爾對黃金王城發動了襲擊。一番腥風血雨後,在戰場之上,葛孚雷拚勁全力擊敗了風暴王。 不可思議的是,在擊敗風暴王之後,葛孚雷發現自己的眼睛褪色了,換言之,他失去了黃金樹的恩賜,而這,正是瑪莉卡女王所做的好事。 “巨人戰爭時,葛孚雷與風暴王一對一交手……當勁敵消失之際,據說王的眼睛也隨之褪色。”——艾爾登之王臂甲 “‘初始艾爾登之王'葛孚雷,在某個時期被奪走賜福,變成褪色者,帶著有同樣境遇的人們離開交界地。”——荷萊•露的追憶 瑪莉卡女王在此戰結束後,剝奪了曾今賦予諸多戰士的賜福。她對戰士說: “吾王啊,王的眾戰士啊,我將奪去你們的賜福。 當你們的雙眸黯淡褪色, 我將放逐你們於交界地之外—— 於交界地之外征戰,生存,死亡吧。” ——瑪莉卡女王的箴言 目前的黃金律法核心是“永恆”,而這些戰士失去了黃金樹的賜福,意味著他們將再度回歸死亡。 葛孚雷可能至死未知被剝奪賜福的原因,我們可以從另一處瑪莉卡女王箴言中窺得原因一二: “在你們面臨死亡之後,那被奪去的會再歸還── 返回交界地,投身交戰, 隨心所欲地展現艾爾登法環。 與死亡比鄰,成為強者吧── 王的眾戰士啊,吾王葛孚雷啊。” 由此可見,瑪莉卡已經預料到了日後還會有一場足以改變歷史的破碎戰爭,因此提前在做準備。 https://img1.gamemad.com/2022/05/15/CTUkZrUH.jpg 古龍戰爭與結盟 某日,古龍古蘭桑克斯襲擊了王城羅德爾,並摧毀了城牆。 “大古龍來襲時,羅德爾的城牆被攻破——這在歷史上僅此一回,也成為後續與眾古龍之間的戰爭導火索。”——武器“古蘭桑克斯的雷電” 在“黃金”葛德文的帶領下,騎士們展開了對古龍的反擊。他們在戰鬥中汲取經驗,針對古龍的特點進行反製,最終取得了勝利。 “在大古龍來襲之後,他們徹底明白——想要繼續保護黃金樹,唯一的方法就是自己化成龍。”——異性龍盔 葛德文戰勝了古龍之後,與古龍化敵為友。之後,古龍信仰開始在王城出現,不少騎士甚至還擁有了能夠釋放古龍力量的武器和禱告。同時,這種影響是雙方面的——在古龍之城法姆• 亞茲拉,獸人墓穴裡出現了象徵初代王的獅子頭符號,和象徵黃金樹家族的雕像。而一些失鄉騎士和黃金樹守衛也去往了法姆 • 亞茲拉,並成為了那裡的守衛者。 “在過去,‘黃金'葛德文戰勝古龍弗爾桑克斯,隨後化敵為友——此為王城古龍信仰的起源。”——禱告“雷電槍” https://img1.gamemad.com/2022/05/15/XeexF6Uh.jpg 卡利亞王朝與魔法學院 在黃金樹時代來臨的時候,黃金樹的光輝逐漸遮蔽了天空,卡利亞的占星者依賴的星象也被逐漸遮蔽,卡利亞王朝的力量因此也在削弱。 不過就在此時,部分學者在研究一種被稱為“輝石”的物質時,得到了有關占星術新的啟發。而這種研究方法上的革新,以及新的占星術的運用,使得部分占星者脫離了卡利亞王朝,成立了魔法學院“雷亞盧卡利亞”。 卡利亞王朝自然不滿於魔法學院的成立,因此二者之間自然會爆發衝突。卡利亞王朝培養了卡利亞騎士對付魔法學院,而魔法學院雇傭了杜鵑騎士作為反製的手段。 “對魔力屬性,聖屬性的防禦效果高。騎士們究竟對誰有所防備?”——卡利亞騎士盾 “學院傳授此魔法給杜鵑騎士們,作為締結契約的代價。”——魔法“魔力武器” 這一情況一直持續到“滿月女王”蕾娜菈的出現。 “滿月女王”蕾娜菈是卡利亞家族的傳人,她擅長月之魔法,並以此征服學院。之後她率領了輝石騎士,將卡利亞推上王室地位。 “蕾娜菈年輕時是一位出眾的英雄——她以月之魔法征服學院,當上掌權者,並率領眾多 輝石騎士,將卡利亞推上王室地位。”——滿月女王的追憶 https://img1.gamemad.com/2022/05/15/TZRHDBPr.jpg 利耶尼亞戰爭與和解 但即使學院與卡利亞獲得了統一,黃金樹遮蔽天空的現狀仍沒有改變,卡利亞與黃金樹勢力的戰爭一觸即發。” 當“初代王”葛孚雷去征討巨人時,瑪莉卡女王率先向卡利亞發動了侵略戰爭。此次戰爭史稱“利耶尼亞戰爭”。“紅髮”拉達岡也在女王的命令下,率領黃金樹的騎士們在利耶尼亞征戰。 順帶一提,拉達岡實際上就是瑪莉卡,他與瑪莉卡屬於一體兩面。至於為何瑪莉卡要產生自己男性的一面,可能是因為瑪莉卡已經預料到了破碎戰爭的到來,而對於黃金律法來說,這屬於一種不穩定因素。黃金律法根據自身兩大原理:因果,回歸中的回歸性原理——任何異常都將回歸到正常情況,判定當前黃金王朝出現了異常,於是強大的艾爾登法環在它的主理人瑪莉卡身體中製造出了“黃金律法”本身——拉達岡,親自來解決這個問題。因此,瑪莉卡和拉達岡是兩種完全不同的人格(神格),一個更趨近於人性,一個更趨近於神性。 “基本主義用兩種力量解釋黃金律法——回歸與因果。所謂的回歸,意指將萬物朝不變收斂,屬於含義上的引力。”——禱告“回歸性原理” “據說是交界地之外,在稀人的居住地製作的石槌。瑪莉卡女王用此槌擊碎艾爾登法環,拉達岡想用此槌修復艾爾登法環。”——瑪莉卡的石槌 “噢,拉達岡啊,黃金律法的忠犬啊。 你還不是我,還不是神祇。 我的半身啊!擊碎彼此吧!” ——瑪莉卡女王的箴言 誰知在戰爭過程中,拉達岡愛上了滿月女王蕾娜菈,兩人締結了婚約,並終止了這場戰爭。 “過去黃金樹與月,雙方王室為求和平共存—— ‘紅髮'拉達岡與‘滿月'蕾娜菈,兩位大人就是在這座教堂締結契約,” “閣下持有星星淚滴嗎?...在過去,拉達岡大人用星星淚滴沐浴自身,此舉是為侵略戰爭真心懺悔,同時也是立誓,對蕾娜菈大人的愛永誌不渝。在黃金樹律法與月之命運結合之際,所有的一切,包含紛爭帶來的傷害,就回歸於零。”——結緣教堂的米利耶(烏龜) 他們在婚後誕下了三位半神子嗣,分別是“滿月公主”菈妮,被後世稱為“褻瀆王”的拉卡德,和“碎星將軍”拉塔恩。 然而,在拉達岡聽聞瑪莉卡放逐了“初代王”葛孚雷後,他便毅然決然的斷絕了與蕾娜菈的關係,並帶著三個孩子返回王城與瑪莉卡成婚,成為了第二代艾爾登之王。 備受打擊的蕾娜菈被法師們軟禁在魔法學院中央的一個書庫中,抱著琥珀卵,反覆試圖孕育出新的生命。而失去領導者的卡利亞騎士們和雷亞盧卡利亞的魔法師們,又再一次陷入了明爭暗鬥之中。 “‘滿月女王'蕾娜菈抱著的琥珀卵。無緣誕生的半神擁有的大盧恩……蕾娜菈的那群重新誕生的孩子,全部都相當脆弱,而且短命,原因就出在那不完整。”——無緣誕生者的大盧恩。 “蕾娜菈身兼魔法學院雷亞盧卡利亞,以及卡利亞王室領導者——從失去伴侶拉達岡的那一刻,也失去了心。隨後學院立刻就察覺到,蕾娜菈已經不是英雄。”——女王彎月冠 https://img1.gamemad.com/2022/05/15/Uuagp2Nu.jpg 受詛咒的子嗣 拉達岡與瑪莉卡成婚後,瑪莉卡生下了一對子嗣:“聖樹之子”米凱拉,和“女武神”瑪蓮妮亞。 由於拉達岡和瑪莉卡結合實際上是自身之間交配,這對孩子生來就遭受到了詛咒。瑪蓮妮亞被“猩紅腐敗”侵染,身心不斷遭受猩紅女神的腐蝕,而米凱拉則永遠保持年幼,無法成長。 但即使如此,二指仍指定兩位為神人,作為瑪莉卡的繼承人。 “米凱拉與瑪蓮妮亞是由單一神祇所生的子嗣,因此他們都是神人,但那生命卻十分的脆弱——其中一人永遠年幼;其中一人腐敗寄生。”——腐敗女神的追憶 米凱拉為根治妹妹的痛苦拒絕了律法,製造了隔絕一切外神的針線並與聖樹進行融合,而瑪蓮妮娜則壓制著內心中猩紅的低語,作為米凱拉的劍,為他成為神明而戰鬥。 但瑪莉卡和拉達岡所不知的是,蕾娜菈的女兒菈尼也被選為了神人,信仰恆星戰役與月的神。無上意誌則再度派遣三位雙指指引三位神人,引導他們成為新的律法之王。 “我曾是一位神人,在半神中,只有我,米凱拉和瑪蓮妮亞才有資格擁有這個頭銜。”——菈妮人偶的對話 https://img1.gamemad.com/2022/05/15/Z962XHxj.jpg 黑刀陰謀之夜 菈妮小的時候受母親滿月女王的影響,同樣信仰恆星戰役與月。然而,父母婚姻的破碎以及母親崩潰的狀態使菈妮對黃金樹充滿埋怨。即使被拉達岡帶到黃金樹,即使被選為神人,菈妮也心存芥蒂,更別提二指給她指派的影子“半狼”布萊澤實際上是為了監控她。 此外,“碎星”拉塔恩學習了重力魔法,封印了恆星戰役,這對信仰恆星戰役與月的菈妮來說更是一場災難。 基於以上種種原因,菈妮決定摧毀艾爾登法環。摧毀的原理其實也不難,即在半神中製造一位死者,從而破壞艾爾登法環已經剔除死亡的“永恆”黃金法則。 要實現這個計劃,首先要獲得命定之死的能力。菈妮夥同稀人黑刀刺客與“褻瀆王”拉卡德盜走了瑪莉卡的結拜兄弟,影子野獸“黑劍”所司掌的死亡盧恩,而死亡盧恩等同於命定之死。 “在陰謀之夜動手暗殺的刺客們皆是女性。也有一種說法,據說那些女性,和瑪莉卡是類似存在——都是稀人。”——黑刀鎧甲 “在陰謀之夜,拉卡德司法官以謝禮的名義,從菈妮手中收下此物。打算在往後的褻瀆時刻,挑戰命定之死的黑獸——‘黑劍'瑪利喀斯時,作為殺手鐧使用。”——褻瀆獸爪 得到死亡盧恩之後,菈妮需要一個弑神利器作為載體承載死亡盧恩。而製造弑神武器的任務,就被交給了如今被鎖在圓桌廳堂裡的鐵匠修古。最終,那不詳的“黑刀”被鐵匠成功打造出來,而後來因為這樁重罪,他被束縛在圓桌,負責為褪色者打造武器。 而後,在那個夜晚,史稱“黑刀陰謀之夜”,“黃金”葛德文被殺害。 當然,由於黃金律法的存在,神不會真正死亡。即使菈妮竊取了死亡盧恩,殺死的也只是葛德文的靈魂。葛德文成為了所謂“死王子”,肉身化作了死誕者,被鎖在王城地下,他的古龍好友,弗爾桑克斯在他的夢境裡不停地和死亡爭鬥。 “據說那是死王子的臉——過去他被稱作葛德文,是半神之中的初始死者,後來被埋葬在王城池底深處,那黃金樹的根部。”——護符“死王子的惡行膿瘡” 但是,由於死誕者的靈魂實際上已被消滅,無法回歸黃金樹進行重生,因此這一行動產生的死誕者足以對黃金律法的運行造成破壞。艾爾登法環出現了裂痕。 https://img1.gamemad.com/2022/05/15/Kx5ah7hf.jpg 法環的破碎與破碎戰爭 葛德文死後,越來越多的死誕者出現了,法環的裂痕也愈加嚴重。 “在陰謀之夜,當被偷走的死亡盧恩促成半神最初的死亡之後,便化為死根,透過地底的大樹根,在交界地各處萌生。”——死根 可能是出於喪子之痛的悲傷,也可能是瑪莉卡已經預料到這種情況,於是她打碎了艾爾登法環。 前文中提過,瑪莉卡剝奪葛孚雷和眾士兵的賜福是因為她預測到了破碎戰爭的到來,即她知道法環早晚會破碎。至於她為什麽能預測法環的破碎,與其說是預測,不如說她希望法環終有一天能破碎。 瑪莉卡被選為神人並最終成為永恆女王,就意味著她肩負著維系黃金樹和法則的重擔(即使她可以找王來分擔),並且要永遠服從於無上意誌和黃金法則。而這沉重的使命會逐漸侵蝕肩負者,使得瑪莉卡會想要打破艾爾登法環來解放自己。 “沉重的使命會侵蝕肩負者,猶如無法逃離的詛咒。”——護符“瑪莉卡的糜爛烙印” “……然而當基甸接觸到瑪莉卡女王的遺願後,不禁感到恐懼——他看到了那不可能存在的終點。”——百智頭盔 法環破碎後,諸神子為了爭奪大盧恩,挑起了一場場戰爭,破碎戰爭爆發了。 菈尼以弑神之刀“自殺”,為自己製造人偶身軀之後隱遁。 兩名惡兆之子都被釋放了出來。“惡兆王”蒙葛特堅守王城,儘管他不被黃金樹和自己的家族所愛,但他還是堅守在王城,戰鬥到了最後一刻。“鮮血君王”蒙格則擄走了自己同母異父的弟弟,“聖樹之子”米凱拉,希望這位神人能夠成為他的伴侶,讓他成為新的艾爾登之王,並遁入地下,開創蒙格溫王朝。 “即使生為與賜福無緣的惡兆之子,蒙葛特仍願意成為黃金樹的守衛——不是因為被愛,想要回饋,而是他單純希望去愛。”——惡兆王的追憶 “向鮮血君王獻上鮮血吧——讓大人伴侶的房內,讓繭內填滿鮮血。年幼的伴侶覺醒之時,我們的王朝隨之開創。”——護符“鮮血君王的歡愉” 拉卡德陷入癲狂,選擇被大蛇吞噬,變成只想永生的墮落霸王。 “為了永遠地生存、吞噬,不停地成長,拉卡德成為了大蛇:我很明瞭,褻瀆之路有多麽險峻——害怕犯下罪孽,哪能走這條路”——褻瀆君王的追憶 葛德文的兒子,接肢葛瑞克,由於血脈稀薄力量最弱,但是野心不小,破碎戰爭時期進攻王城被大敗,倉皇而逃,隨後挑戰拉塔恩失敗,又去挑戰女武神失敗,才回到自己的領地史東薇爾,依靠狩獵褪色者給自己接肢增強力量。 一直衷心希望修復法環的“黑劍”瑪利喀斯化身為野獸祭司,不斷尋找和吞噬死根。 而最強的神人“女武神”與最強的半神“碎星”爆發了一場驚天地泣鬼神的戰鬥。女武神的義肢被將軍劈碎,而拉塔恩也被女武神釋放的封印於自身體內的“猩紅腐敗”所汙染,甚至整個蓋利德區域都未能幸免。女武神身受重創,被手下的尊腐騎士救走。而碎星將軍也知道自己將被猩紅腐敗吞噬。於是,他用最後的理智交代了後事,隨後去往了慟哭沙丘,靜靜等待未來某位勇士能夠賜予自己體面的死亡。 而你,作為褪色者,將親手揭幕艾爾登法環未來的故事。 相關攻略:鮮血君王的歡愉護符怎麽獲得
https://gamemad.com/guide/193673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