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狂》遊戲新聞: 《巫師之昆特牌》人物傳之維索戈塔
巫師之昆特牌:王權的隕落 (Thronebreaker: The Witcher Tales)

巫師之昆特牌:王權的隕落 (Thronebreaker: The Witcher Tales)

類別: 角色扮演

平台: PC, PS4, XboxONE

開發: CD Project Red

發行: CD Project Red

上市: 2018-10-24 (PC)

請拿手機掃描此QRCODE

傳到手機看

《巫師之昆特牌:王權的隕落(Thronebreaker: The Witcher Tales)》是一款以《巫師》世界為背景的單人角色扮演遊戲,在劇情探索的基礎上結合了獨特的謎題以及卡牌戰鬥機制。遊戲由負責《巫師3:狂獵》重要場景的開發者製作,講述了關於兩個北方王國——萊裡亞和利維亞的戰爭女王米薇波瀾壯闊的皇家故事。尼弗迦德帝國即將來襲,米薇不得不再次殺入戰場,開始毀滅與復仇的黑暗之旅。

更多 巫師之昆特牌:王權的隕落 新聞|攻略

《巫師之昆特牌》人物傳之維索戈塔

2019-04-24

“事實上,要把斷頭台上流下的血稱作是正義,那可得是極其自信,或者,極其愚蠢的人才能做到。”

——維索戈塔

進步來源於知識,從這個意義上講,學者是世界上最為值得尊敬的存在。但現實中,學者們卻不得不向很多東西低下高昂的頭顱,譬如刀劍、密探和神官……一旦他們選擇為自己發現的真理抗爭,一般都沒有什麽好下場,最好的範例便是幾近被世人遺忘的維索戈塔。

在距今半個世紀前,維索戈塔還是一位聲名遠播的教授,就職於北境最為資深的學府牛堡大學,他是個出色的外科醫生,兼任煉金術士,同時還是研究員、歷史學家、哲學家和道德學家——簡而言之,一位真正的飽學之士。

《巫師之昆特牌》人物傳之維索戈塔

“如果你想要點學者的話語,那就讀一讀科沃的維索戈塔的作品吧。”

——卓爾坦

但當維索戈塔發表了那幾篇要命的宣揚無神論的論文後,掌控權力的北方神職人員們極為震驚,毫不猶豫地宣判這位學士以瀆神罪,予以死刑。為了活命,他不得不選擇背井離鄉,他的妻子無法想像顛沛流離的生活,就與他撇清了關係。維索戈塔前半生所積累的一切毀於一旦,前往遙遠的南方,也就是尼弗迦德的領土。多次輾轉後,尼弗迦德葛勞皮恩堡的帝國學院接納了他,維索戈塔成了那的哲學與道德學教授。

但是,才過了10年安穩的時光,歷史在教授身上再次重演。這得歸功於他那篇討論極權主義政體與形而上學神秘論的著作,他因此被帝國官方定性為北方擴張性修正主義宗教團體的走狗——換句話說,一個鼓吹政教合一的狂信徒。

如果維索戈塔能選擇裝作悔不當初似地搖尾乞憐……不,沒有如果,教授對於這荒唐的指控怒不可遏,他相信自己發現的真理——它會穿透時光的阻隔,淩駕於一切政治決策之上。

於是,感覺自己被帝國的陰謀冤枉的教授,開始積極地接觸推翻政權的反對派,但他在這方面可不如做學問那麽敏銳。維索戈塔和他的反對派同夥們很快進了牢房,令人詫異的是,在其他人口中,維索戈塔搖身一變,成為了地下活動的首腦。

當時的皇帝佛古斯.恩瑞斯對這個推出來的替罪羊心知肚明,因此維索戈塔撿回了一條小命。皇帝流放了他,但警告他如果再敢踏上帝國的土地,便要按原來的罪名處死他。

維索戈塔再次失去了一切——第二任妻子和親生的骨肉也與他斷絕了關係、曾經推心置腹的朋友和同僚視他為洪水猛獸。親人、學院、反對派、律師、官員、帝國、王國、乃至整個世界上的一切,都成為了維索戈塔憎恨的目標。

維索戈塔從此去了艾賓王國佩雷拉特地區的沼澤,離群索居了漫長的歲月,以至於皇位都已兩度易主……可笑的是,尼弗迦德吞並了艾賓王國,老隱士再次站在了帝國的土地上,而新皇並未宣布撤回前皇帝的警告……年事已高的老人已經沒有精力再一次流亡國外,他只能繼續躲藏在沼澤中,不讓任何人發現自己的存在。

《巫師之昆特牌》人物傳之維索戈塔

Valeria Chernichenko作

直到有一天,老隱士撿到了一個身受重傷的瀕死女孩,他重新拾起五十年前的外科醫術,救活了鼠灰色頭髮的女孩。自喻老渡鴉的維索戈塔一邊醫治著女孩,一邊教導了她零零碎碎的人生哲理,還為她提供了不少幫助,他和女孩成為了忘年之交。

最終,女孩恢復了健康,決定在萬聖節前夜離開,繼續她的冒險。出發之際,老人衷心地祝願她一路平安。在女孩的背影消失後不久,老隱士孤獨地倒在了小屋的地板上,遠處黑暗裡傳來報喪女妖的歌聲。

作者:蕭伯也

更多 巫師之昆特牌:王權的隕落 新聞|攻略

“事實上,要把斷頭台上流下的血稱作是正義,那可得是極其自信,或者,極其愚蠢的人才能做到。” https://gamemad.com/news/11199 ——維索戈塔 進步來源於知識,從這個意義上講,學者是世界上最為值得尊敬的存在。但現實中,學者們卻不得不向很多東西低下高昂的頭顱,譬如刀劍、密探和神官……一旦他們選擇為自己發現的真理抗爭,一般都沒有什麽好下場,最好的範例便是幾近被世人遺忘的維索戈塔。 在距今半個世紀前,維索戈塔還是一位聲名遠播的教授,就職於北境最為資深的學府牛堡大學,他是個出色的外科醫生,兼任煉金術士,同時還是研究員、歷史學家、哲學家和道德學家——簡而言之,一位真正的飽學之士。 https://gamemad.com/upload/images/2021/05/19/60a499097b760.jpg “如果你想要點學者的話語,那就讀一讀科沃的維索戈塔的作品吧。” ——卓爾坦 但當維索戈塔發表了那幾篇要命的宣揚無神論的論文後,掌控權力的北方神職人員們極為震驚,毫不猶豫地宣判這位學士以瀆神罪,予以死刑。為了活命,他不得不選擇背井離鄉,他的妻子無法想像顛沛流離的生活,就與他撇清了關係。維索戈塔前半生所積累的一切毀於一旦,前往遙遠的南方,也就是尼弗迦德的領土。多次輾轉後,尼弗迦德葛勞皮恩堡的帝國學院接納了他,維索戈塔成了那的哲學與道德學教授。 但是,才過了10年安穩的時光,歷史在教授身上再次重演。這得歸功於他那篇討論極權主義政體與形而上學神秘論的著作,他因此被帝國官方定性為北方擴張性修正主義宗教團體的走狗——換句話說,一個鼓吹政教合一的狂信徒。 如果維索戈塔能選擇裝作悔不當初似地搖尾乞憐……不,沒有如果,教授對於這荒唐的指控怒不可遏,他相信自己發現的真理——它會穿透時光的阻隔,淩駕於一切政治決策之上。 於是,感覺自己被帝國的陰謀冤枉的教授,開始積極地接觸推翻政權的反對派,但他在這方面可不如做學問那麽敏銳。維索戈塔和他的反對派同夥們很快進了牢房,令人詫異的是,在其他人口中,維索戈塔搖身一變,成為了地下活動的首腦。 當時的皇帝佛古斯.恩瑞斯對這個推出來的替罪羊心知肚明,因此維索戈塔撿回了一條小命。皇帝流放了他,但警告他如果再敢踏上帝國的土地,便要按原來的罪名處死他。 維索戈塔再次失去了一切——第二任妻子和親生的骨肉也與他斷絕了關係、曾經推心置腹的朋友和同僚視他為洪水猛獸。親人、學院、反對派、律師、官員、帝國、王國、乃至整個世界上的一切,都成為了維索戈塔憎恨的目標。 維索戈塔從此去了艾賓王國佩雷拉特地區的沼澤,離群索居了漫長的歲月,以至於皇位都已兩度易主……可笑的是,尼弗迦德吞並了艾賓王國,老隱士再次站在了帝國的土地上,而新皇並未宣布撤回前皇帝的警告……年事已高的老人已經沒有精力再一次流亡國外,他只能繼續躲藏在沼澤中,不讓任何人發現自己的存在。 https://gamemad.com/upload/images/2021/05/19/60a4992830ef2.jpg Valeria Chernichenko作 直到有一天,老隱士撿到了一個身受重傷的瀕死女孩,他重新拾起五十年前的外科醫術,救活了鼠灰色頭髮的女孩。自喻老渡鴉的維索戈塔一邊醫治著女孩,一邊教導了她零零碎碎的人生哲理,還為她提供了不少幫助,他和女孩成為了忘年之交。 最終,女孩恢復了健康,決定在萬聖節前夜離開,繼續她的冒險。出發之際,老人衷心地祝願她一路平安。在女孩的背影消失後不久,老隱士孤獨地倒在了小屋的地板上,遠處黑暗裡傳來報喪女妖的歌聲。 作者:蕭伯也
https://gamemad.com/news/11199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