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空戰士8劇情怎麽樣 FF8全方面劇情解析 - 遊戲狂

太空戰士8劇情怎麽樣 FF8全方面劇情解析

請拿手機掃描此QRCODE

傳到手機看

2017-12-07

廣告

 前言:

有些人借此指責FF8的劇情平白無力,把那些看似不可解釋的暗示和設定看成混亂無意義的——“這只是遊戲而已,別這麽較真。”然而,這畢竟是不想去深入了解的表現。

FF8劇情的可研究性,通過它的詭異展現出來。這樣的說法可能很怪,但對於初次通FF8的玩家來說,他們有很多劇情是摸不著頭腦的。這不能怪罪玩家,因為劇情的表達方式本身就是在有意無意地引導人朝著錯誤的方向理解。由於想當然的錯誤理解,有些劇情自然顯得詭異了。

廣告

由此,滋生了一大批研究FF8的劇情的玩家。逆著“遊戲無需較真”論,他們運用自己所學的知識,不斷地作出假設、推理,試圖作出一個合乎情理的完美結論。他們認真了,但他們並沒有輸。一些成功的理論逐漸建立起來——比如早期的“U=R”理論(這是解開FF8劇情難題最關鍵的一環),讓一切都變得合理的平行世界論和宏觀角度說。在初次看這些分析貼時,有一種豁然開朗的感覺。原來解釋不通的一切都變得有意義了——再回頭重溫一遍FF8,便不得不為它的豐富的內涵和暗喻而驚歎。

【一】 世界觀與時空觀

FF8的世界觀——無數個平行世界(平行宇宙無數個可能,對應無數個平行世界。

為什麽會有無數個可能?因為你永遠不能肯定在其他的世界中事情會是怎樣的。而玩家觀察FF8劇情的角度是宏觀的,是不局限於某一個平行世界的。

在此基礎上的FF8的時空觀,既複雜又簡單。對於FF8的劇情,有這兩種說法:一是在FF8本體劇情結局時就展現出來的“大循環”說;一是由玩家推理來的“平行世界”說,即時間軸不可彎曲,Squall他們回到的過去是其他平行世界的過去。然而事實上,這兩種觀點並不矛盾。時間軸確實是不可彎曲的,但回到自己世界的過去,並不意味著要讓時間軸彎曲。時間軸從過去指向未來,一向如此。大循環並不是時間軸的彎曲,因為Squall回到過去並不是在改變過去,而是在參與過去——他本來就該在那裡。舉個例子,SeeD和Garden的由來。從Cid的描述中我們了解到,SeeD和Garden的設想是Edea提出的,是她讓Cid建立Garden訓練SeeD。然而我們注意到,當結尾Squall回到過去的孤兒院時,Edea並不知道SeeD和Garden。

對白如下:

Squall:請告訴我SeeD的真正含義。

Cid園長:SeeD就是SeeD。是Balamb學園的精選傭兵隊伍。唔,你知道有關SeeD的一些事?

Squall:(我從來就什麽也不知道。)

Cid園長:SeeD將對抗魔女。學園訓練SeeD成員。在世界各地所完成的任務只是用來作為最終對抗魔女一戰所做的訓練。但現在魔女已成為了主要的威脅,我們真正的使命開始了。

Squall:請告訴我有關於魔女Edea的事。我聽說她是你的妻子。

Cid園長:沒錯……她從小就是魔女,我娶她之前知道這點。我們很快樂。我們一同工作,我們兩個,我們很快樂。一天,Edea開始談論建造學園和訓練SeeD的事。我開始對這計劃著迷。但我對SeeD的目標也十分關心,有一天SeeD可能會與Edea戰鬥……她笑了,並告訴我這永遠也不會發生。然而……

Edea:你剛才稱呼我為保姆,你是……誰?

Squall:SeeD,Balamb Garden的SeeD。

Edea:SeeD?Garden?

Squall:這些都是由保姆你所創造出來的,Garden培育著SeeD,而SeeD 是要將魔女打倒。

Edea:你在說什麽?你……莫非是那孩子的未來?

Squall:保姆……

Edea:快,快些回去吧!這裡不是你呆的地方!

可見,Edea是從Squall那兒得知SeeD和Garden的。當她感到自己的體內有Ultimecia的精神存在時,她把此事告訴Cid,為的是阻止Ultimecia——一定要有人來打敗她。而她知道,Squall將來會是打敗Ultimecia的戰鬥中的一個特殊的存在。這就解釋了為什麽Cid把領導學園的重任給了Squall。在對話中,他還提到了“命運”這個詞。

對白如下:

Cid園長:大家請保持鎮靜。除非得到許可,否則在任何情況下都不可離開學園。我們將盡快使情況恢復控制。謝謝你們的合作。

Cid園長:啊,Squall,謝謝你能前來。這是給你的命令。

Cid園長:我們已停靠在了“漁人之地平線”(F.H)。請與Zell和Rinoa一同上岸。找到當地市長,並且為這次意外向其道歉。告訴他們我們為和平而來。當你到那兒後,也可在城裡四處轉轉。

Squall:……是,長官。(為什麽我必須去?)

Cid園長:你還有什麽要對我說的嗎?

Squall:沒有……

Cid園長:SeeD不僅是戰場上的特種部隊。我還想讓你們看看世界。開闊你的眼界。Squall,我對你的期望可是很高的啊。現在,去吧。

Cid園長:Squall,我們的命運就掌握在你手中了。

Squall:(他這是什麽意思?)

Cid園長:嗬嗬嗬,這嚇著你了,啊?我只是說細一些,不要冒犯“漁人之地平線”的人。 Cid園長:【廣播】這裡是Cid園長。我有一項決定要宣布。我有一項重要消息必須告訴大家。學園即將修好。完工後我們將立刻離開FH。我們要開始一場旅行。此行我們要抗擊魔女,學園現在將成為一個活動基地。學園管理層仍象往常一樣由我與其他工作人員組成。此行將會有很多戰鬥,這需要一個合格的領袖。因此,我任命Squall為你們的新領袖。

太空戰士8劇情怎麽樣 FF8全方面劇情解析

Cid園長:從現在起,Squall將成為領袖。由他來決定的目的地與戰鬥計劃。

Squall:(你是認真的嗎?)

Cid園長:每個人,請服從他的命令。

Squall:(我真不能相信……)

Cid園長:如果誰有異議,請親自來找我。

Squall:(我甚至沒有選擇?)

Cid園長:Squall,從現在起我們聽眾你的指令。這是你的命。你命中注定要領導打倒魔女的這條路。

Squall:不要說成像是從我一出生時就已經決定了似的!

還有一事,就是SeeD的敬禮姿勢。所有的SeeD都那樣敬禮。以下是與白色SeeD船長的對話:

Squall:甚至連我們敬禮的姿勢都是一樣的。

白色SeeD船長:保姆說,這是從SeeD成立以來就沒有改變過的。

由此可見,在這單個世界中,所有的一切都是注定的。Squall和瀕死的Ultimecia注定要在那個過去的時間來到孤兒院;Squall注定要打敗魔女;Rinoa注定要在混沌的時空中找到Squall;等等。過去、現在和未來都是不可改變的。無論你做什麽,你總是困在早已定好的命運之中。

FF8的主題就是命運。這個主題早在開頭曲中就展現了出來:

Liberi Fatali

Fated Children

命運之子

Fithos lusec wecos vinosec

Fithos lusec wecos vinosec

Succession of witches love.

Succession of witches love.

魔女之愛傳承

魔女之愛傳承

Excitate vos e somno, liberi mei

Awake from your sleep, my children

從睡夢中甦醒過來吧,我的孩子們

Cunae sunt non

there are no more cradles

搖籃已不複存在

Excitate vos e somno, liberi fatali

Awake from your sleep, fated children,

從睡夢中甦醒過來吧,宿命的孩子們

Somnus non est.

the slumber does no longer exist

安穩睡覺的日子已經結束

Surgite, Inventite hortum veritatis

Arise! Discover the garden of truth!

起來吧!去尋找真正的學園(Garden)吧!

Ardente veritate

With the flaming truth,

以燃燒般的真實

Urite mala mundi

to burn the evils of the world.

去燒盡全世界的邪惡吧!

Ardente veritate

With the flaming truth,

以燃燒般的真實

Incendite tenebras mundi

to set ablaze the darkness of the world

去照亮全世界的黑暗吧!

Valete, liberi

Be strong(Good Bye), my children,

再見了,我的孩子們

Diebus fatalibus

in the days of fate

再次相會在命運注定之日

Fithos lusec wecos vinosec

Fithos lusec wecos vinosec

Fithos lusec wecos vinosec

Fithos lusec wecos vinosec

Succession of witches love.

Succession of witches love.

Succession of witches love.

Succession of witches love.

魔女之愛傳承

魔女之愛傳承

魔女之愛傳承

魔女之愛傳承

Ah……

Ah……

啊……

太空戰士8劇情怎麽樣 FF8全方面劇情解析

順帶一提,Seifer·Almasy這個角色的設定,實際上是Squall的宿敵,是相反體。FF8的劇情在這方面的表現並不夠,以至於給新玩家的感覺就是Seifer僅僅是一個經常出來煩人的家夥。然而,同樣在孤兒院度過的童年,同樣進入了Balamb Garden,同樣是學園裡的佼佼者、槍刃使用者,同樣性格古怪、相互仇視——而一個成為魔女騎士的夢想讓Seifer後來的命運與Squall完全相反。鼻梁上方向相反的傷疤暗示著他們截然不同的命運。

在結局CG中,我們可以看到Rinoa從不同的舞會現場走了過來。有時候是地點不一樣,有時候是跳舞的人不同。還有的時候,同一個地點裡沒有Rinoa。這些是不同的平行世界裡的Rinoa,是無限的可能性的表現。還有一個Rinoa在宇宙中死去的畫面。這也是其他平行世界裡的Rinoa。在主世界裡,Squall來得及救她,她活下來了;在某些其他的平行世界裡,Rinoa死去了。

這讓人想起遊戲裡的一些重大事件。說真的,整個遊戲可以被稱為“轉折點”的讓人印象深刻的地方,不外乎男女主角差點死了的那三段了。一個是在魔女就職典禮上,Squall被Edea的冰錐刺穿,落下平台;在結局CG裡迷失,差點死去。另一個就是Rinoa在解除Adel的封印後,在宇宙中漂流。後者我們已經分析完畢。在這裡要強調的是,Squall死或沒死這件事有可能性的分支。在墜落下去後,螢幕一片漆黑,讓人感覺Squall真的要死了。但是在主世界裡,他卻奇蹟般地活了下來。在主世界中存活,不免讓人生疑,但這確是注定的。在網路上有一篇英文解析,寫的是Squall在落下平台後的確是死了的。那篇文章論述了Squall如何不可能活下來,後來發生的事如何地不真實——那些只是幻夢。但倘若這麽下定論,解析就毫無意義了。這可以說是脫離了原作。難道FF8的劇情就是真的?不,是製作人想出來的。夢境也是不真實的。這就毫無可比性,讓關於後面故事的一切思考變得毫無意義。製作人這麽表現給你看了,那就表明在主世界中,這件看似不可能發生的事情確確實實發生了。結局CG裡Squall的存活也是同理。我們可以看到一些論述圓滿的結局是幻想的文章。在這裡我要強調:不不不,Squall的確是活著的。在主世界裡的劇情,製作方這麽表現給你看了,那麽它就是這樣,毫無疑問。那些“幻想”解析者,沒有理解FF8的世界觀。平行世界。無限的可能性。他們在論述的,是其他世界裡的事,是其他的可能。順便一提,把一切解釋為幻夢,這是放棄思考的表現。

還有一事,就是Ultimecia這個來自未來的魔女。有些人認為在打敗Ultimecia後,未來的世界就再也沒有了Ultimecia了,循環被打破了。這是悖論。在主世界裡一切都是注定的,循環也是注定的。倘若消滅Ultimecia就能讓未來不再有Ultimecia產生,那Ultimecia在過去所做的事情怎麽算?這筆帳怎麽算?沒首沒尾,前因後果相悖。

要特別說明的是,來到過去的Ultimecia可能是主世界的未來裡的魔女,也有可能是其他平行世界的未來裡的魔女。因為Ultimecia最開始很有可能是通過時間壓縮的入口來到過去的,而不是所謂的Junction Machine Ellone。(這點會在第四章作詳細論述。)Time Compression(以下簡稱TC)是一個強大的魔法,我們可以把它描述為由巨大能量形成的活動蛀洞,也就是奇點——打開聯通各個時間空間和平行世界的蛀洞可能。通過的物體不受限制。具有破壞性。去哪裡是由通過者的意願影響的,越多或越強的意願集中在一起,路程越安全準確。但很可能讓進入者迷失在這個奇點裡。

在遊戲中,我們可能會形成這樣的概念:TC是一個破壞性的魔法,它能把所有的時間壓縮成一點,毀滅過去現在未來的所有的一切,“All existence denied”,唯有Ultimecia能在這裡存活。然而,這意味著過去會被毀滅。怎樣毀滅?這可不是說著玩兒的。要是TC真能做到這種地步,那麽過去就能被毀滅;現在也能被毀滅;未來亦能。這就奇怪了,這意味著TC是永遠不可能成功的。過去從來沒有被毀滅過!如果它真的被毀滅了,那麽這種毀滅一定會在過去有所表現,成為歷史的一部分。然而歷史上並沒有這種事。如果過去被毀滅了,那哪來的現在?哪來的未來?哪來的Ultimecia?這是一個悖論!這種解釋是行不通的,因為TC確實成功了。從它的功效來看,Squall他們能夠通過它來到主世界或其他世界的未來;Ultimecia亦能夠通過它來到主世界的過去,把魔力與精神傳給Edea。這說明TC確是一個奇點,一個擁有著無數個出口的蛀洞。

綜上所述,我們可以作這樣的總結:FF8的劇情表現的是無限可能性中的相對必然性。

【二】 特殊的設定——Sorceress

魔女與人類間的鬥爭自始至終貫穿整個FF8。在Garden教室裡的學習面板上,我們可以看到有關魔女的簡介:“一個繼承了魔女力量的女人。關於魔女的起源要追溯到古代種的傳說。無論如何,在這方面並沒有真實的依據。”;在Balamb鎮裡,一個小女孩和他的爺爺有這樣的對話:

“很久,很久以前……當這個世界剛被創造的時候,有一個叫‘Hyne'的偉大的神。”

“然後呢……”

“這個神非常非常利害。但是當他打敗了很多的怪物以後,他覺得非常累。”

“於是他創造了像你和我一樣的‘人類'代替他去做任何事,而神他自已要去睡覺了。”

“那麽,他是在打盹嗎?”

“不錯。當神醒來的時候非常驚訝,他很驚訝居然會有了那麽多的人。”

太空戰士8劇情怎麽樣 FF8全方面劇情解析

“是的,在這個世界上的確是有那麽多的人。”

“Hyne神決定使用帶走孩子的方法來減少人口的數量。”

“你是指……象我一樣的孩子……?”

“嗯。害怕,是嗎?……當然,在當時的每個人也都很害怕。”

“於是,討伐Hyne神的戰爭開始了。即使人是很渺小的,但所有的人都聚集了起來,最後終於把神也逼入了絕境。”

“哇!”

“Hyne 神不知道該怎麽辦才好。無奈之下,他把自已身體的一半拋棄給了人類,而剩下的另一半則逃走了。”

“他能做到那樣?”

“是啊,他是神嘛。不管怎樣,它變成了假的Hyne神騙過了人類。”

“Hyne神的另一半身體則使用僅剩下一半的強大魔法潛逃走了。”

“哇……我們仍然沒能找到逃走的另一半身體嗎???”

“嗯嗯……實際上,他有可能會在這裡附近。甚至有可能現在正在看著你。”

在白色SeeD船上,站在船頭甲板的白色SeeD女子跟孩子們講著名為“Varcossaur傳說”的故事:

從前,有一個叫Hyne的人,Hyne是這個世界的統治者。他變得很懶,所以決定製造個工具來使他的生活變得輕鬆一些。Hyne製造了一個靈巧的工具。他的工具可以自己製造更多的工具。不久,這個世界上就有了很多的工具。而這些工具事實上就是人類。當Hyne醒來後,他很驚訝,因為竟然看到有那麽多的人類。Hyne想減少一下人類的數量,於是就用魔法燒死了許多小人。這些小人被稱為兒童,人類非常非常珍愛這些兒童。所以人類開始反抗Hyne。Hyne用強大的魔法和他們作戰。人類不會使用魔法,但人類有智慧。由於有太多的人類在和Hyne作戰,而且人類也變得更加聰明,最後,Hyne終於開始在戰鬥中敗退了。因此他決定和人類講和,把他一半的身體連同身體裡含有的力量送給人類。Hyne按照諾言把自己身體的一半切下給了人類。然後,另一場戰爭爆發了。人類開始爭奪Hyne通過那半個身體送給人類的強大力量。這場戰爭持續了數十年。最終,Zebalga之王和他的Zebalga部落取得了勝利,他們請求Hyne的半個身體給予他們其中的力量。但是那身體根本沒有理睬他們的請求。這時,Vascaroon來了。他出現在困惑的Zebalga族人面前,告訴他們Hyne的那半個身體是不可靠的,並沒擁有真正的力量。這半個身體其實是Hyne蛻下的皮。Zebalga族人對於這個事實非常生氣。他們決定消滅Hyne。但是Zebalga族人再也找不到Hyne了。人們開始叫他“魔法師Hyne”,並且在以後的數個世紀裡一直尋找著他。

由此可以得出,魔女是Hyne的意誌與力量的繼承。魔女用她的恐怖來統治人類,人類文明也由此不斷進步發展。魔女與人類是相互仇視的,彼此互不相容。但是我們注意到,在這兩者之間有一個特殊的存在——魔女的騎士。騎士是人類,他守護著魔女。似乎只要有騎士存在,魔女就不會變得邪惡——畢竟魔女之前也是人類,她只不過是接受了魔力的人類而已。然而,一旦失去騎士後,是什麽讓她變得邪惡,變得憎恨人類?

失去了騎士的魔女會變得邪惡,這似乎已經成了定理。然而這其中必有原因。有這樣一種可能,即那源自Hyne神的魔力本身就伴有惡質——對人類的憎恨,它能汙蝕魔女的心靈,讓她“變得瘋狂”。這也許是因素之一,站在人類的角度、近乎超自然的解釋。這裡介紹一種更加可怕、合情合理的解釋。

魔女對人類的憎恨,源自人類對魔女的憎恨。情感總是相互的。也許初代魔女是因為Hyne的影響而迫害人類,導致人類對魔女產生恐懼與敵視——恐懼能使人失去理智。一代一代傳承下來,這種恐懼與敵視變成了近乎種族仇恨的一種惡質情感。後來的魔女原先也是人類,她們並沒有受Hyne的仇恨的直接影響。騎士守護著魔女,保護她不被人類的這種惡質情感所淹沒;同時保持魔女與人類的聯繫與交往。但是,騎士總會死去,而魔女不會老死。並不是說她不會老,因為5歲就成為魔女的Edea並沒有保持童身;而是老到一定程度就會停止老化。我們可以對比Edea與Cid的容貌;很明顯Ultimecia也是活了很久的魔女。在最終戰中,可以看到Ultimecia對時間的感歎:

“時間……它不會等待……”

“無論……你如何努力地去抓緊……”

“它還是會流逝……”

Ultimecia感歎時光的流逝,並不是因為自己變老了,而是因為外物經不住時間考驗。想像一下,不會老死的自己,看著熟知的人一個個隨著歲月逝去,一代又一代的人類可怕的仇恨,漸漸把自己淹沒。這是一個悲劇的惡性循環。這也是對人性醜惡面的無情揭示。

以下是Edea身體裡的Ultimecia在魔女就職演說中說的話:

……卑劣的家夥。

……無恥的、汙穢的可憐蟲們。

你們為了慶祝我的加盟而如此歡樂。

你們正在為一個你們曾經譴責了整整一個時代的魔女而歡呼。

你們難道沒有羞愧感嗎?

在你們幻想中的那個邪惡、殘忍的魔女身上發生了什麽事?

那個屠殺了無數的人和毀滅了許多國家的冷血統治者,她現在正在哪裡?

她就站在你們的眼前並將成為你們新的統治者,哈哈哈哈哈。

太空戰士8劇情怎麽樣 FF8全方面劇情解析

【三】Ultimecia與Rinoa·Heartilly

Ultimecia與Rinoa的關係,是FF8劇情中最受爭議的話題,同時也是最不該受爭議的話題。在FF8原作中,有太多的暗示表明Ultimecia過去曾經是Rinoa。請注意我的用詞,是Ultimecia過去曾經是Rinoa。既不是Rinoa將來會變成Ultimecia,也不是Ultimecia是Rinoa的未來。Ultimecia,這個未來的統治者,過去曾經是Rinoa·Heartilly。

下面我將一一論述表明這一事實的原作中的暗示,並對某些反對意見作出反駁。

(1)Griever。這是遊戲中最為明顯直接的暗示,最能讓人首先注意到的可疑之處。Squall給Rinoa的戒指,遊戲中會專門讓你起名,默認名字是Griever。然後,在打敗Ultimecia的第一形態後,她會召喚出一個“最強大的GF”。她會稱這隻GF為——Griever!

這並不是巧合。以下是給Griever起名的一段:

Rinoa:我,是不能就這樣掉下去的。我,還有著Squall很重要的東西呢,不完好地歸還不行呀。這是,Squall的戒指,我保存著呢。

Squall:(Zell這個家夥。)

Squall:這是我最珍視的,請好好還給我吧。”

Rinoa:真漂亮!這個,是什麽怪物呀?

Squall:不是什麽怪物,而是一種幻想中的動物……Lion。它非常強,我為它……感到驕傲。”

Rinoa:感到驕傲?…… 很強?就像Squall一樣?這個Lion有名字嗎?

Squall:當然有……叫Griever。

Rinoa:喂,是這個名字呀。叫Zell造一個同樣的戒指給我。那樣的話,就能像Lion一樣強了,不過,戴著同樣的戒指會被大家誤解。

事實上,無論你給這個戒指起什麽名字,最強大的GF的名字總會和你起的名字一樣。這是製作人專門安排的,這種安排別有用心。這似乎在告訴我們:Ultimecia最強大的守護之力(GF)跟Rinoa的戒指名字是一樣的——GF的本體是戒指!

對GF Griever使用Scan魔法,可以得到如下描述:“In Squall's mind, the strongest GF. Through Ultimecia's power, continues fighting without vanishing.”強調了是Squall的意識中最強大的存在。很明顯,這隻Griever就是那只戒指上的Lion。另外從外表上來看,它也和戒指上的Lion圖案非常相似:戒指上的是一個獅子頭和翅膀。GF Griever是一隻有著翅膀的獅子。這裡介紹兩種對此點持反對意見的說法。一種是說,這並不代表Ultimecia和Rinoa有什麽直接關係。這僅僅是一種“GF繼承關係”。當Rinoa的魔力一代一代傳下去,傳到Ultimecia這個魔女時,Ultimecia有了Rinoa曾擁有的魔力和GF。所以Ultimecia不是未來的Rinoa。另一種說法說,Griever本來只是Squall意識中的一個最強大的念頭,在最終戰中,Ultimecia臨時侵入了Squall的思想,創造出了這個最強大的GF來對付Squall他們。

第一種說法,反對妄下定論,強調了Ultimecia與Rinoa同身為魔女的關係。值得肯定,因為一個名字就妄下定論確實不妥。但是為什麽一定是Ultimecia?製作人為什麽一定要強調Ultimecia和Rinoa之間的關係?這說明出了同為魔女外,她們還有更深一層的關係。特地讓你取名,特地把最強GF的名字展示給你看,你就要體會製作人的用意。這種反對意見,實際上是在想方設法來扯碎製作人展現給我們的Ultimecia與Rinoa那特殊的關係。

第二種說法,可以說是脫離了原作。Ultimecia能把思想中的念頭變成真實存在?這只是猜測,遊戲中並沒有表現。再說,堂堂未來世界的統治者何必一定要去Squall的思想裡臨時“偷”來呢?並且看起來,Griever本來就是Ultimecia所擁有的GF:

“最強大的GF……你們將……承受!”

“Griever!讓他們流血吧!”

很明顯,這種說法也說不過去。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Griever的含義。

grieve 英音:[gri:v]美音:[griv]

及物動詞 vt.

1. 使悲傷;使苦惱

I was grieved to hear that he had been captured.

聽說他被俘了,我很傷心。

不及物動詞 vi.

1. 悲傷;哀悼[(+for/at/over)]

She was grieving for the dead baby.

她為死去的孩子悲傷。

grieve是悲痛,Griever——悲痛者。我們可以揣摩其中的蘊意。

(2)Ultimecia的城堡。魔女的城堡坐落在了Squall曾和Rinoa約定的地方——孤兒院。Ultimecia過去曾經是Rinoa,她把城堡建在約定之處,等待Squall的來臨。有的反對意見說,當Squall他們穿過TC來到未來的孤兒院時,時空仍是不穩定的。這種意見強調,在走到孤兒院後院時,有一個畫面的扭曲轉化。這就說明瞭魔女的城堡實際上不是在孤兒院那裡,而是在別的什麽地方。Squall他們之所以會在孤兒院後面進入城堡,是因為他們來到了其他的時空。然而,這種看似行得通的說法,實際上也是在想方設法地扯碎製作人試圖給予我們的暗示。為什麽一定是從孤兒院那裡進去?為什麽不是Centra大陸?為什麽不是火山口?……不要只強調絕對運動。這類意見可以被打入詭辯論之流。要看到絕對運動中的相對靜止。

以上是對傳統Ultimecia=Rinoa理論的概括。除了以上疑點,部分解析貼子還給出了其他的補充。

下面我將系統地把這些深入的補充逐一解析。

首先是Ultimecia與Rinoa外貌的對比。仔細觀察她們的五官。我們可以看到,儘管Ultimecia的臉上有花紋,眉毛也畫過,但Ultimecia的五官和Rinoa的五官是完全一致的。FF8的CG水準我們不用多說,單看看每個人物的臉,都是各有特色,絕對不會出現雷同。但唯獨Ultimecia的臉和Rinoa的臉出現了這樣的現象。

我們再來分析一下FF8的CG。先不看劇情CG,我們仔細研究一下看起來混亂無章的開頭CG和結局CG。

Rinoa有著一雙白色翅膀,Ultimecia有著一雙黑色翅膀。在開頭CG中,出現了這樣的字樣:

I'll be here...

Why?

I'll be ”waiting”…here…

For what?

I'll be ”waiting”… for you…so…

If you come here…You'll find me.

I promise.

Rinoa在花田裡。她在做什麽?她在等待Squall。在多個鏡頭中,都出現了黑色羽毛和白色羽毛相互轉化的情景。最後的鏡頭,先是一大片黑色羽毛;黑色羽毛中,Rinoa向Squall撲來,他們緊緊相擁,轉化為FF8的Logo。由此,我們可以做這樣的猜測:開頭CG裡的這個Rinoa,是等待著Squall的Rinoa,是等了很久也沒有等到的Rinoa,是Ultimecia。她最終在結局的時候等到了Squall。

結局CG中,Squall來到荒野,迷失了方向。與此同時,Rinoa在焦急地尋找Squall。她來到與Squall約定的花田,握著胸前的戒指。畫面轉回來。正當Squall坐在地上快要泄氣時,一片白色羽毛飄進了視野。Squall握住它,一雙白色羽翼展開了。一片朦朧夢幻的花田,面前是Rinoa的背影。Squall開始呼喚Rinoa的名字。沒有回應。他再次呼喚。然後,這個Rinoa轉過頭來……面容扭曲。此後,紛亂的記憶湧來,而在這些記憶中的Rinoa,臉部都是模糊扭曲的。甚至,我們可以從中隱約看到Ultimecia的臉。我們看到多個平行世界裡的Rinoa。緊接著是讓人震驚的,Squall的黑洞臉。然後,Squall流淚暈倒。白色羽毛飄下,標誌著悲傷的結束。

這段CG,事實上包含了多個角度的敘述。Squall與Ultimecia相遇了,他們的記憶發生了碰撞。Squall來到的荒野,是與Rinoa的約定之地。但是,在Ultimecia的記憶中,這個花田在多年之後早已變成了荒野。這是Squall踏入Ultimecia的記憶空間中的表現。接著,Squall接住了羽毛,這時他與Ultimecia真正地直接接觸了。他看到花田和Rinoa。這是他的記憶中的影像。但是,在Ultimecia的記憶中,無論是花田還是自己,早已不是那個樣子。於是,“Rinoa”的臉扭曲成了Ultimecia的臉。並且,由於使用GF的副作用——遺忘,再加上歲月的沖刷,Ultimecia早已經忘記了自己等待的人是誰。她忘記了Squall的面容。所以,瞬間閃過的Squall的臉上,是一個空空的黑洞。

我們再回想一下,在與Rinoa的對話中,有什麽跡象暗示著她可能會成為Ultimecia的命運?答案就在Rinoa變成魔女之後。

Rinoa:我……會變成怎樣呢?

Squall:不要緊的,以前也有善良的魔女,Edea就是這樣,Rinoa也會的。

Rinoa:可是,Edea她……我不知道Ultimecia會在我身體裡乾出什麽事來……在太空時我解開了Adel的封印……這一次……會怎樣呢?……與世界為敵……和他們戰鬥……我不要……那樣很可怕……

Squall:(Rinoa……Even if you end up as the world's enemy,I'll...)

(I'll be your knight.)

Rinoa:如果我再次被Ultimecia控制而發狂的話……SeeD會來把我打倒嗎? SeeD的領袖是Squall吧……然後……用劍刺穿我的胸膛……不過,只要是Squall就好了。我不希望是其他人;Squall,如果這是真的話……

Squall:不要再說了!我絕不會這樣做的,我要打倒的魔女不是Rinoa,而是令Rinoa害怕的魔女Ultimecia!

太空戰士8劇情怎麽樣 FF8全方面劇情解析

Rinoa:Ultimecia是從未來進人我的身體的,使用我的身體。要怎樣才能救我?

Squall:……我會想的,一定會想出辦法的。

Rinoa:……真的會有辦法嗎?

Squall:嗯!一定會有的,相信我!”

Rinoa:……唔!我相信你。不過在你找到辦法以前,我還是回到Esthar的設施裡去,這樣可以讓Squall安心些。

Squall:那不可以。我又會跑到那裡將Rinoa搶回來。Rinoa是不可以……離開我的身邊。

Rinoa:啊!那個那個……

Squall:什麽?

Rinoa:你是第一次說這些話啊!

Squall:什麽?那個。

Rinoa:難道忘了嗎?

Rinoa:算了吧!

Squall:不,一定是GF的關係,所以才會忘記了。

Rinoa:是騙你的!

Squall:……你的精神看上去好多了。

Rinoa:嗯。唔……說出來好嗎?我做了個夢,是個可怕的夢。我和Squall約好一塊去看流星,我戴上了你的戒指。但在離開時卻想不起約會的地點。因為很想見到你,所以我仍然走出去。我走過山、走過沙漠、走過草原、Timber、Balamb和Galbadia……到哪裡都找不到你。當我走不動的時候,想見你的心情就更為強烈……那個時候我叫著“Squall在哪裡!”。然後,我就從夢中醒來。然後,我立即哭了起來……對不起,你什麽也不用說。我只是覺得我應該告訴你。

Squall:那只是個夢……並不意味著什麽。別擔心。

Rinoa:……我想你是對的。

Squall:這樣吧……我會在這裡……

Rinoa:……為什麽?

Squall:你找不到我,是因為我們還沒真的約定過。

Rinoa:約定……?

Squall:我會等你。

如果你來到這裡,你就會找到我。

我保證。

Rinoa:我也會在這裡的。這是個約定!

謝謝你,Squall!

下一次,我們一定會見面的!

Rinoa透露出希望被Squall親手了結的心聲。她做的那場夢,實際上就暗示著Ultimecia的悲劇。但是,與此不同的是,這次的她知道了約定的地點。她將會在那裡死死地等待。

【四】 事圌件的因果

在這一章,我將對整個事圌件的發生發展做一個大的梳理。

先做個解釋:Rinoa是怎樣變成Ultimecia的?有兩種說法。一種說法是,Ultimecia存在於主世界的未來。由於Squall會老死而Rinoa不會,Rinoa將失去Squall。於是她一個人在約定的地方等候。歷經許多年,她變成了一個殘酷冷血的邪圌惡圌魔女——Ultimecia。另一種說法是,Ultimecia存在於其他平行世界的未來。在打敗Ultimecia後,Squall迷失在荒野中。這時,在主世界中,Rinoa找到了Squall,所以是圓圌滿結局;而在某些其他平行世界中,Rinoa沒有找到Squall。於是她在約定的地點死死地等待。多年後,她成為了Ultimecia。

下面進入主題。

一般來說,通關FF8給人的感覺就是,未來的魔女Ultimecia在未來通Junction Machine Ellone傳送精神來到過去,實現對過去的魔女的一種即時的操控。然後,她成功施放了TC,最終被來自過去的Squall一行人打敗。

這是最初的理解,但是也是有誤的——順序上的錯誤。這種理解實際上很模糊,對於Ultimecia為什麽會突然來過去的解釋就是“她需要Ellone來回到更遠的過去,來施放時間壓縮魔法”而已。對於為什麽被打敗了的Ultimecia會特地去那個時間傳送魔力給Edea,也只有“這是為了完成循環”“為了讓未來的自己得以控制Edea”等牽強的解釋。

來到Squall17歲那年的過去,這不是巧合。在與Edea的對話中,我們了解到Ultimecia並不是在那時候才開始侵入Edea的思想的。事實上,從Edea接受Ultimecia的力量開始,Ultimecia的精神就已經在她的體內了。注意,在傳送力量給Edea時,她說的是“I...can't...disappear yet.”要是按照之前的理解,她怎麽會在傳送力量後立刻就死了呢?難道是因為她有先見之明,能夠為未來的自己控制Edea做好鋪墊?我們姑且算是這樣。然而,又一個難題出來了。Squall來到未來打敗的Ultimecia,是施放TC之前的Ultimecia還是之後的?很明顯是前者:“Time...will be compressed...All existence denied.”於是Squall打敗了釋放TC之前的Ultimecia。這就是第一章所說的“打破循環”悖論的起源。我們已經分析過,這種理論是不攻自破的。難道這是兩個不同的平行世界裡的Ultimecia?Ultimecia是怎麽算計好這事的?……太多太多奇怪的疑問會隨之湧圌出。事情變得詭異起來。很明顯,按照這種理解,我們會陷入死胡同。這時候就要反問自己:難道這理解錯了嗎?確實是錯了。這是製作人給我們部下的陷阱——也就是在前言部分提到的,劇情的表達方式有意無意地引導人向錯誤的方向理解。我們之所以會形成這樣錯誤的理解,是因為遊戲中的主人公們就是這樣理解的。

太空戰士8劇情怎麽樣 FF8全方面劇情解析

Squall一行人遵循的是Doc Odine的看法。Doc Odine認為,Ultimecia的精神之所以能來到過去,是因為使用了自己所製造出來的Junction Machine Ellone。

Doc Odine:呃,魔女Edea已經把所有的事都告訴我了。魔女Ultimecia來自未來,並控制了現今的魔女。這就是說她脫離了尚在未來的軀體,只將她的意識送到了這裡。聽起來不覺得耳熟嗎?

Squall:這就象Ellone把我們的意識送到了過去。

Doc Odine:你真聰明!我最初猜測,未來有某個人具有和Ellone一樣的能力,是那人把魔女送到了我們的時代。但是不對!答案不是這樣。那麽魔女是怎樣回到這個時代的呢……?

你現在想聽嗎?

Doc Odine:哦咳!我留著這個秘密是想讓你大吃一驚……這其實是因為我,Odine!很久以前我研究過Ellone的力量。我做出了一個Ellone腦電波的模擬樣板。一旦這個樣板被研究清楚,那麽就很容易使之機械化。現在也許它還只是個玩具,但是在Ultimecia的時代,那是個令人驚歎的機器!那就意味著有個模仿Ellone能力的機器。是我製作了那機器的原型。

我把它命名為“機械的Ellone”!能知道我的發明在未來得到了應用,真令人高興!

Squall:機械的Ellone。Laguna:就是這麽回事。

Squall:那麽魔女Ultimecia就是從這機器上,得知了Ellone的事。

Laguna:於是Elle成了Ultimecia的目標。

Squall:全是因為你!

Laguna:你不能責怪Odine。那沒用的。

Doc Odine:你想要出去!?你想要打架!?好,我們繼續說!我想想……只有一個辦法可以打敗Ultimecia。你必須殺掉在未來的她。但是這除非我們去未來,否則我們什麽也做不了。在正常環境下,是沒辦法跳到未來的。但是仍有辦法!那是因為魔女Ultimecia計劃要壓縮時間。用魔法來壓縮時間……壓縮時間對魔女很有好處嗎?可能有很多原因,但這並不重要。我們只需要考慮出Ultimecia打算做什麽就成。Ultimecia為了在這個時代裡存在,她必須取得現代魔女的身體。但那機器一定是有個極限。Ultimecia或許需要回到更久遠的

過去才能進行時間壓縮。只有Ellone才能把她帶到更久遠的過去。那就是她為什麽拚命找Ellone的原因。我們必須利用好Ellone力量的優勢。我們的時代有兩個魔女。魔女Rinoa和魔女Adel。兩個人中,Adel還沒有醒來。一旦再生完成,無論是Laguna還是我都不會再安全。魔女Adel或許在瘋狂潘朵拉裡正被喚醒中。如果Adel醒來,Ultimecia將會支配她。那將會是件非常可怕的事。Adel是個很恐怖的魔女。如果Adel的意識戰勝了Ultimecia,Adel會首先毀滅這個時代。因此我們必須利用魔女Rinoa去繼承Ultimecia的力量。這些就是全部的任務情況介紹。首先,去瘋狂潘朵拉。Ellone也許已被抓到了那裡,

所以首先要救出她。然後在魔女Adel甦醒過程完成前殺掉她。現在,我們就只剩下了Rinoa

作為這個時代裡唯一的魔女了。然後等著Ultimecia來控制Rinoa。當Ultimecia到達後,

就輪到Ellone的了。Ellone會把Rinoa和Ultimecia一同送到過去。Ellone必須把Rinoa和Ultimecia送到在過去她所認識的一個魔女體內。Edea或Adel……

這就由Ellone決定了。一旦Ultimecia到了過去,她將使用時間壓縮魔法。我們這裡將看到一些影響。我不知道會是什麽樣的影響,但是一旦Ellone感覺到了,她就會把Rinoa和Ultimecia同過去斷開。Rinoa會回到這個世界。Ultimecia也將回到她的那個世界。剩下的就是時間壓縮了的世界。過去,現在,和未來將混合在一起。你們將沿著壓縮的時間前進到未來。一旦離開了壓縮的時間,那就是到了Ultimecia的世界。之後就全看你們了。

Doc Odine的想fǎ只是猜測。首先,Ellone的能力是傳圌送人的意識到過去,但並沒有cāo控過去的人的功效。Ultimecia使用Junction Machine Ellone,卻能夠控圌製過去的人的身圌體。我們猜測,這有可能是因為Ultimecia擁有能夠控圌製他人的能力。但是問題來了。Ultimecia怎麽不直接去控圌製Ellone呢?於是我們又推測,Ultimecia只能夠控圌製魔女。這就解釋了為什麽被Ultimeciacāo控過的人都是魔女。

然而事情還有詭異之處。我們可以觀察到,Ultimecia在cāo控過去的人的身圌體時,似乎並沒有我們想像的那麽自如——她從來沒有“回去”過!

在Ultimecia的意識離開自己的身體之後,Edea、Rinoa都擔心Ultimecia會隨時再來操控自己。然而並沒有。事實上,Ultimecia的意識進入他人身體的經歷可以概括如下:Edea==》Rinoa==》Adel==》Rinoa==》過去的Adel。最後一次轉移是由於Ellone的能力的作用。我們來看看前三次轉移。它們都是在什麽條件下發生的?對象都非常近的情況下,且有兩次是伴隨著魔力一起傳送過去的。

操控對象的轉移,是直接在過去進行的轉移。這種轉移有兩次在魔女被打敗時發生,非常被動。Ultimecia的意識從來沒有回到她自己的時代過。這又是何苦呢?她用的不是Junction Machine Ellone嗎?怎麽不根據自己的需要來選擇操控對象呢?

Ultimecia很可能根本沒有用過Junction Machine Ellone。用了Junction Machine Ellone,就算不能控制Ellone的身體,她的意識也可以進入Ellone的身體,從而得知Ellone的動向。哪用一直呆在Edea的身體裡苦苦搜尋呢!

傳統的理解碰了壁,我們只能嘗試從新的角度看待整個事件。因為傳統的理解是站在主人公的角度看的,那麽這次我們可以試著站在Ultimecia的角度看問題。

首先,在她的角度,發生的第一件事應該是被突如其來的SeeD打敗。從她的言語:“Time...will be compress”可以看出,這是發生在TC之前的。也許這個時期的Ultimecia正在謀劃著TC,但還沒有付諸實施(可能是因為她發現自己的力量還不夠)。這時,遠在過去的與Adel結合的那個她已經開始了TC,Squall一行人也是憑借TC所創造的奇點來到未來。

所以,被打敗的Ultimecia意識到,這群人來自過去。為了“不消失”,Ultimecia跟隨Squall,通過TC一起來到了過去的孤兒院。Squall所目睹的一切是:瀕死的Ultimecia把魔力連同精神一起傳送到Edea身體裡,並且肉體就此消亡的景象。

此後,直到Edea第二次被打敗為止,Ultimecia的精神與魔力一直在Edea體內。為了“不消失”和實現時間壓縮(為了變強?也為了實現自己存在的永恆?為了等到那個人?),Ultimecia操縱著Edea的身體統治Galbadia、尋找Ellone……

然後,到了Edea第二次被打敗的時候,Edea本能地把魔力與Ultimecia的精神一起傳送給了Rinoa。(至於是全部魔力還是一部分魔力,我更傾向於後一種說法,因為這之後的Edea還是可以像魔女那樣戰鬥;她本來就具有5歲的時候被傳給的一些魔力;Doc Odine說她不必再擔心被Ultimecia控制,也是因為Ultimecia的精神已經不在她體內,而不是魔力的喪失。)緊接著Ultimecia的精神潛伏在昏迷的Rinoa體內,經歷著“適應期”。當上了宇宙時,Ultimecia感覺到了Adel的存在。機不可失,她強迫Rinoa醒來行動(造成了那種跌跌撞撞的狀態)。在解開Adel的封印的同時,她的精神離開Rinoa,進入Adel。

然後又是一系列的行動,她試圖吞並Rinoa的魔力,與Adel、Rinoa這些魔女融為一體。Adel被打敗後,這個魔男自動地把魔力與Ultimecia的精神一起傳給了Rinoa。然後Ellone把Ultimecia和Rinoa傳送到過去的Adel身上。感應到TC已經開始後,Ellone斷開連接讓她們回到各自的時代,把Rinoa帶回來……那Ultimecia呢?她去哪了?

前面已經說過,Ultimecia的肉體此時已經消亡了。那這個精神已經無處可歸了。她去哪裡了呢?

TC既然已經發動,她的願望已經達成,那麽她肯定會有所行動,而不是傻癡癡地等著別人把你送回去。這時候的Ultimecia,已經進入了TC的奇點裡。所以她不再受Ellone斷開連接的影響。那她進入TC幹嘛?答案是:等待那個人的到來。

我們再回來想想結局CG。Squall進入了Ultimecia的記憶空間,他們相遇了。這個Ultimecia,就是剛剛進入TC的Ultimecia。

他們兩個是在不同的時段進入TC的。但是,TC是一個時空的奇點,它能連通所有的時空。由於他們都想著那個約定,他們就在此相遇了。(Squall先見到Ultimecia而非Rinoa,很可能是因為Ultimecia的意念比Rinoa強。)Ultimecia繞了一大圈,見到了剛剛把自己打敗的Squall。

如此,一切都解釋通了。

Squall昏倒之後,Rinoa來了。她抱起Squall哭了起來。這時候四周仍是荒野。突然,雲開日明,荒野變成了花田。這個時刻,就是Ultimecia的精神徹底消逝的時刻。(也許她因達成了願望而知足死去;也許離開了肉體的精神不能長久地存活。)由於Ultimecia不在了,她的記憶空間也不在了;變成了Rinoa的記憶空間,她心中的約定之地——花田。

整個遊戲裡,有三次出現男女主角相擁的CG畫面。一次是在開頭CG,一次是在Squall把Rinoa從魔女研究所救出時,一次是在結局CG(雖然這裡並沒有他倆相擁的鏡頭,而只有Rinoa撲過來的鏡頭)。我們已經分析過,開頭和結局CG裡撲過來的“Rinoa”,實際上都是Ultimecia。開頭CG裡的言語和相擁,以及FF8的Logo,象徵著他們誓言的實現。這,才是整個FF8;這,才是真正的FF8。

我不能保證這篇解析的內容完全準確全面——人的思想難免會有錯漏。我只希望這篇文章至少能稍微總結一下這十多年來的爭論。但願這篇文章能對你有所幫助。

廣告

遊戲資訊

太空戰士8 (FINAL FANTASY VIII)

類別: 動作
平台: PC
開發: SQUARE SOFT
發行: SQUARE SOFT
上市: 2014-05-08
獻給情人節的厚禮——《太空戰士8》 將發售日定在情人節前三天就表明了該作的主要突出點——浪漫!作為史上最具爭議的一款FF,儘管有不少老玩家以“媚俗”、“華而不實”等字眼猛烈的攻擊FF8,該作在日本中國380萬套的系列最高銷量證明瞭其商業上的成功。FF8在中國也是擁有最高支援率的一款FF,其巨大魅力不容置疑。 “浪漫”是貫穿這款遊戲始終的重要因素,雖然有人批判遊戲中浪漫得有點糊裡糊塗,不過不可否認遊戲中精心營造的諸多經典場面如舞會邂逅、太空救援等確實具有讓人終生難忘的魔力,在遊戲中美麗到極致的CG MOVIE,以及王菲“Eyes on me”精美音樂的連番轟炸下,想必對該作最為嗤之以鼻的玩家也要忍不住偷偷的玩上一把了吧!

更多 太空戰士8 攻略|新聞

廣告
 前言: https://gamemad.com/guide/127135 有些人借此指責FF8的劇情平白無力,把那些看似不可解釋的暗示和設定看成混亂無意義的——“這只是遊戲而已,別這麽較真。”然而,這畢竟是不想去深入了解的表現。 FF8劇情的可研究性,通過它的詭異展現出來。這樣的說法可能很怪,但對於初次通FF8的玩家來說,他們有很多劇情是摸不著頭腦的。這不能怪罪玩家,因為劇情的表達方式本身就是在有意無意地引導人朝著錯誤的方向理解。由於想當然的錯誤理解,有些劇情自然顯得詭異了。 由此,滋生了一大批研究FF8的劇情的玩家。逆著“遊戲無需較真”論,他們運用自己所學的知識,不斷地作出假設、推理,試圖作出一個合乎情理的完美結論。他們認真了,但他們並沒有輸。一些成功的理論逐漸建立起來——比如早期的“U=R”理論(這是解開FF8劇情難題最關鍵的一環),讓一切都變得合理的平行世界論和宏觀角度說。在初次看這些分析貼時,有一種豁然開朗的感覺。原來解釋不通的一切都變得有意義了——再回頭重溫一遍FF8,便不得不為它的豐富的內涵和暗喻而驚歎。 【一】 世界觀與時空觀 FF8的世界觀——無數個平行世界(平行宇宙無數個可能,對應無數個平行世界。 為什麽會有無數個可能?因為你永遠不能肯定在其他的世界中事情會是怎樣的。而玩家觀察FF8劇情的角度是宏觀的,是不局限於某一個平行世界的。 在此基礎上的FF8的時空觀,既複雜又簡單。對於FF8的劇情,有這兩種說法:一是在FF8本體劇情結局時就展現出來的“大循環”說;一是由玩家推理來的“平行世界”說,即時間軸不可彎曲,Squall他們回到的過去是其他平行世界的過去。然而事實上,這兩種觀點並不矛盾。時間軸確實是不可彎曲的,但回到自己世界的過去,並不意味著要讓時間軸彎曲。時間軸從過去指向未來,一向如此。大循環並不是時間軸的彎曲,因為Squall回到過去並不是在改變過去,而是在參與過去——他本來就該在那裡。舉個例子,SeeD和Garden的由來。從Cid的描述中我們了解到,SeeD和Garden的設想是Edea提出的,是她讓Cid建立Garden訓練SeeD。然而我們注意到,當結尾Squall回到過去的孤兒院時,Edea並不知道SeeD和Garden。 對白如下: Squall:請告訴我SeeD的真正含義。 Cid園長:SeeD就是SeeD。是Balamb學園的精選傭兵隊伍。唔,你知道有關SeeD的一些事? Squall:(我從來就什麽也不知道。) Cid園長:SeeD將對抗魔女。學園訓練SeeD成員。在世界各地所完成的任務只是用來作為最終對抗魔女一戰所做的訓練。但現在魔女已成為了主要的威脅,我們真正的使命開始了。 Squall:請告訴我有關於魔女Edea的事。我聽說她是你的妻子。 Cid園長:沒錯……她從小就是魔女,我娶她之前知道這點。我們很快樂。我們一同工作,我們兩個,我們很快樂。一天,Edea開始談論建造學園和訓練SeeD的事。我開始對這計劃著迷。但我對SeeD的目標也十分關心,有一天SeeD可能會與Edea戰鬥……她笑了,並告訴我這永遠也不會發生。然而…… Edea:你剛才稱呼我為保姆,你是……誰? Squall:SeeD,Balamb Garden的SeeD。 Edea:SeeD?Garden? Squall:這些都是由保姆你所創造出來的,Garden培育著SeeD,而SeeD 是要將魔女打倒。 Edea:你在說什麽?你……莫非是那孩子的未來? Squall:保姆…… Edea:快,快些回去吧!這裡不是你呆的地方! 可見,Edea是從Squall那兒得知SeeD和Garden的。當她感到自己的體內有Ultimecia的精神存在時,她把此事告訴Cid,為的是阻止Ultimecia——一定要有人來打敗她。而她知道,Squall將來會是打敗Ultimecia的戰鬥中的一個特殊的存在。這就解釋了為什麽Cid把領導學園的重任給了Squall。在對話中,他還提到了“命運”這個詞。 對白如下: Cid園長:大家請保持鎮靜。除非得到許可,否則在任何情況下都不可離開學園。我們將盡快使情況恢復控制。謝謝你們的合作。 Cid園長:啊,Squall,謝謝你能前來。這是給你的命令。 Cid園長:我們已停靠在了“漁人之地平線”(F.H)。請與Zell和Rinoa一同上岸。找到當地市長,並且為這次意外向其道歉。告訴他們我們為和平而來。當你到那兒後,也可在城裡四處轉轉。 Squall:……是,長官。(為什麽我必須去?) Cid園長:你還有什麽要對我說的嗎? Squall:沒有…… Cid園長:SeeD不僅是戰場上的特種部隊。我還想讓你們看看世界。開闊你的眼界。Squall,我對你的期望可是很高的啊。現在,去吧。 Cid園長:Squall,我們的命運就掌握在你手中了。 Squall:(他這是什麽意思?) Cid園長:嗬嗬嗬,這嚇著你了,啊?我只是說細一些,不要冒犯“漁人之地平線”的人。 Cid園長:【廣播】這裡是Cid園長。我有一項決定要宣布。我有一項重要消息必須告訴大家。學園即將修好。完工後我們將立刻離開FH。我們要開始一場旅行。此行我們要抗擊魔女,學園現在將成為一個活動基地。學園管理層仍象往常一樣由我與其他工作人員組成。此行將會有很多戰鬥,這需要一個合格的領袖。因此,我任命Squall為你們的新領袖。 https://img1.gamemad.com/2021/10/31/7nD3uZDK.jpg Cid園長:從現在起,Squall將成為領袖。由他來決定的目的地與戰鬥計劃。 Squall:(你是認真的嗎?) Cid園長:每個人,請服從他的命令。 Squall:(我真不能相信……) Cid園長:如果誰有異議,請親自來找我。 Squall:(我甚至沒有選擇?) Cid園長:Squall,從現在起我們聽眾你的指令。這是你的命。你命中注定要領導打倒魔女的這條路。 Squall:不要說成像是從我一出生時就已經決定了似的! 還有一事,就是SeeD的敬禮姿勢。所有的SeeD都那樣敬禮。以下是與白色SeeD船長的對話: Squall:甚至連我們敬禮的姿勢都是一樣的。 白色SeeD船長:保姆說,這是從SeeD成立以來就沒有改變過的。 由此可見,在這單個世界中,所有的一切都是注定的。Squall和瀕死的Ultimecia注定要在那個過去的時間來到孤兒院;Squall注定要打敗魔女;Rinoa注定要在混沌的時空中找到Squall;等等。過去、現在和未來都是不可改變的。無論你做什麽,你總是困在早已定好的命運之中。 FF8的主題就是命運。這個主題早在開頭曲中就展現了出來: Liberi Fatali Fated Children 命運之子 Fithos lusec wecos vinosec Fithos lusec wecos vinosec Succession of witches love. Succession of witches love. 魔女之愛傳承 魔女之愛傳承 Excitate vos e somno, liberi mei Awake from your sleep, my children 從睡夢中甦醒過來吧,我的孩子們 Cunae sunt non there are no more cradles 搖籃已不複存在 Excitate vos e somno, liberi fatali Awake from your sleep, fated children, 從睡夢中甦醒過來吧,宿命的孩子們 Somnus non est. the slumber does no longer exist 安穩睡覺的日子已經結束 Surgite, Inventite hortum veritatis Arise! Discover the garden of truth! 起來吧!去尋找真正的學園(Garden)吧! Ardente veritate With the flaming truth, 以燃燒般的真實 Urite mala mundi to burn the evils of the world. 去燒盡全世界的邪惡吧! Ardente veritate With the flaming truth, 以燃燒般的真實 Incendite tenebras mundi to set ablaze the darkness of the world 去照亮全世界的黑暗吧! Valete, liberi Be strong(Good Bye), my children, 再見了,我的孩子們 Diebus fatalibus in the days of fate 再次相會在命運注定之日 Fithos lusec wecos vinosec Fithos lusec wecos vinosec Fithos lusec wecos vinosec Fithos lusec wecos vinosec Succession of witches love. Succession of witches love. Succession of witches love. Succession of witches love. 魔女之愛傳承 魔女之愛傳承 魔女之愛傳承 魔女之愛傳承 Ah…… Ah…… 啊…… https://img1.gamemad.com/2021/10/31/ycEVNred.jpg 順帶一提,Seifer·Almasy這個角色的設定,實際上是Squall的宿敵,是相反體。FF8的劇情在這方面的表現並不夠,以至於給新玩家的感覺就是Seifer僅僅是一個經常出來煩人的家夥。然而,同樣在孤兒院度過的童年,同樣進入了Balamb Garden,同樣是學園裡的佼佼者、槍刃使用者,同樣性格古怪、相互仇視——而一個成為魔女騎士的夢想讓Seifer後來的命運與Squall完全相反。鼻梁上方向相反的傷疤暗示著他們截然不同的命運。 在結局CG中,我們可以看到Rinoa從不同的舞會現場走了過來。有時候是地點不一樣,有時候是跳舞的人不同。還有的時候,同一個地點裡沒有Rinoa。這些是不同的平行世界裡的Rinoa,是無限的可能性的表現。還有一個Rinoa在宇宙中死去的畫面。這也是其他平行世界裡的Rinoa。在主世界裡,Squall來得及救她,她活下來了;在某些其他的平行世界裡,Rinoa死去了。 這讓人想起遊戲裡的一些重大事件。說真的,整個遊戲可以被稱為“轉折點”的讓人印象深刻的地方,不外乎男女主角差點死了的那三段了。一個是在魔女就職典禮上,Squall被Edea的冰錐刺穿,落下平台;在結局CG裡迷失,差點死去。另一個就是Rinoa在解除Adel的封印後,在宇宙中漂流。後者我們已經分析完畢。在這裡要強調的是,Squall死或沒死這件事有可能性的分支。在墜落下去後,螢幕一片漆黑,讓人感覺Squall真的要死了。但是在主世界裡,他卻奇蹟般地活了下來。在主世界中存活,不免讓人生疑,但這確是注定的。在網路上有一篇英文解析,寫的是Squall在落下平台後的確是死了的。那篇文章論述了Squall如何不可能活下來,後來發生的事如何地不真實——那些只是幻夢。但倘若這麽下定論,解析就毫無意義了。這可以說是脫離了原作。難道FF8的劇情就是真的?不,是製作人想出來的。夢境也是不真實的。這就毫無可比性,讓關於後面故事的一切思考變得毫無意義。製作人這麽表現給你看了,那就表明在主世界中,這件看似不可能發生的事情確確實實發生了。結局CG裡Squall的存活也是同理。我們可以看到一些論述圓滿的結局是幻想的文章。在這裡我要強調:不不不,Squall的確是活著的。在主世界裡的劇情,製作方這麽表現給你看了,那麽它就是這樣,毫無疑問。那些“幻想”解析者,沒有理解FF8的世界觀。平行世界。無限的可能性。他們在論述的,是其他世界裡的事,是其他的可能。順便一提,把一切解釋為幻夢,這是放棄思考的表現。 還有一事,就是Ultimecia這個來自未來的魔女。有些人認為在打敗Ultimecia後,未來的世界就再也沒有了Ultimecia了,循環被打破了。這是悖論。在主世界裡一切都是注定的,循環也是注定的。倘若消滅Ultimecia就能讓未來不再有Ultimecia產生,那Ultimecia在過去所做的事情怎麽算?這筆帳怎麽算?沒首沒尾,前因後果相悖。 要特別說明的是,來到過去的Ultimecia可能是主世界的未來裡的魔女,也有可能是其他平行世界的未來裡的魔女。因為Ultimecia最開始很有可能是通過時間壓縮的入口來到過去的,而不是所謂的Junction Machine Ellone。(這點會在第四章作詳細論述。)Time Compression(以下簡稱TC)是一個強大的魔法,我們可以把它描述為由巨大能量形成的活動蛀洞,也就是奇點——打開聯通各個時間空間和平行世界的蛀洞可能。通過的物體不受限制。具有破壞性。去哪裡是由通過者的意願影響的,越多或越強的意願集中在一起,路程越安全準確。但很可能讓進入者迷失在這個奇點裡。 在遊戲中,我們可能會形成這樣的概念:TC是一個破壞性的魔法,它能把所有的時間壓縮成一點,毀滅過去現在未來的所有的一切,“All existence denied”,唯有Ultimecia能在這裡存活。然而,這意味著過去會被毀滅。怎樣毀滅?這可不是說著玩兒的。要是TC真能做到這種地步,那麽過去就能被毀滅;現在也能被毀滅;未來亦能。這就奇怪了,這意味著TC是永遠不可能成功的。過去從來沒有被毀滅過!如果它真的被毀滅了,那麽這種毀滅一定會在過去有所表現,成為歷史的一部分。然而歷史上並沒有這種事。如果過去被毀滅了,那哪來的現在?哪來的未來?哪來的Ultimecia?這是一個悖論!這種解釋是行不通的,因為TC確實成功了。從它的功效來看,Squall他們能夠通過它來到主世界或其他世界的未來;Ultimecia亦能夠通過它來到主世界的過去,把魔力與精神傳給Edea。這說明TC確是一個奇點,一個擁有著無數個出口的蛀洞。 綜上所述,我們可以作這樣的總結:FF8的劇情表現的是無限可能性中的相對必然性。 【二】 特殊的設定——Sorceress 魔女與人類間的鬥爭自始至終貫穿整個FF8。在Garden教室裡的學習面板上,我們可以看到有關魔女的簡介:“一個繼承了魔女力量的女人。關於魔女的起源要追溯到古代種的傳說。無論如何,在這方面並沒有真實的依據。”;在Balamb鎮裡,一個小女孩和他的爺爺有這樣的對話: “很久,很久以前……當這個世界剛被創造的時候,有一個叫‘Hyne'的偉大的神。” “然後呢……” “這個神非常非常利害。但是當他打敗了很多的怪物以後,他覺得非常累。” “於是他創造了像你和我一樣的‘人類'代替他去做任何事,而神他自已要去睡覺了。” “那麽,他是在打盹嗎?” “不錯。當神醒來的時候非常驚訝,他很驚訝居然會有了那麽多的人。” https://img1.gamemad.com/2021/10/31/brUsRW26.jpg “是的,在這個世界上的確是有那麽多的人。” “Hyne神決定使用帶走孩子的方法來減少人口的數量。” “你是指……象我一樣的孩子……?” “嗯。害怕,是嗎?……當然,在當時的每個人也都很害怕。” “於是,討伐Hyne神的戰爭開始了。即使人是很渺小的,但所有的人都聚集了起來,最後終於把神也逼入了絕境。” “哇!” “Hyne 神不知道該怎麽辦才好。無奈之下,他把自已身體的一半拋棄給了人類,而剩下的另一半則逃走了。” “他能做到那樣?” “是啊,他是神嘛。不管怎樣,它變成了假的Hyne神騙過了人類。” “Hyne神的另一半身體則使用僅剩下一半的強大魔法潛逃走了。” “哇……我們仍然沒能找到逃走的另一半身體嗎???” “嗯嗯……實際上,他有可能會在這裡附近。甚至有可能現在正在看著你。” 在白色SeeD船上,站在船頭甲板的白色SeeD女子跟孩子們講著名為“Varcossaur傳說”的故事: 從前,有一個叫Hyne的人,Hyne是這個世界的統治者。他變得很懶,所以決定製造個工具來使他的生活變得輕鬆一些。Hyne製造了一個靈巧的工具。他的工具可以自己製造更多的工具。不久,這個世界上就有了很多的工具。而這些工具事實上就是人類。當Hyne醒來後,他很驚訝,因為竟然看到有那麽多的人類。Hyne想減少一下人類的數量,於是就用魔法燒死了許多小人。這些小人被稱為兒童,人類非常非常珍愛這些兒童。所以人類開始反抗Hyne。Hyne用強大的魔法和他們作戰。人類不會使用魔法,但人類有智慧。由於有太多的人類在和Hyne作戰,而且人類也變得更加聰明,最後,Hyne終於開始在戰鬥中敗退了。因此他決定和人類講和,把他一半的身體連同身體裡含有的力量送給人類。Hyne按照諾言把自己身體的一半切下給了人類。然後,另一場戰爭爆發了。人類開始爭奪Hyne通過那半個身體送給人類的強大力量。這場戰爭持續了數十年。最終,Zebalga之王和他的Zebalga部落取得了勝利,他們請求Hyne的半個身體給予他們其中的力量。但是那身體根本沒有理睬他們的請求。這時,Vascaroon來了。他出現在困惑的Zebalga族人面前,告訴他們Hyne的那半個身體是不可靠的,並沒擁有真正的力量。這半個身體其實是Hyne蛻下的皮。Zebalga族人對於這個事實非常生氣。他們決定消滅Hyne。但是Zebalga族人再也找不到Hyne了。人們開始叫他“魔法師Hyne”,並且在以後的數個世紀裡一直尋找著他。 由此可以得出,魔女是Hyne的意誌與力量的繼承。魔女用她的恐怖來統治人類,人類文明也由此不斷進步發展。魔女與人類是相互仇視的,彼此互不相容。但是我們注意到,在這兩者之間有一個特殊的存在——魔女的騎士。騎士是人類,他守護著魔女。似乎只要有騎士存在,魔女就不會變得邪惡——畢竟魔女之前也是人類,她只不過是接受了魔力的人類而已。然而,一旦失去騎士後,是什麽讓她變得邪惡,變得憎恨人類? 失去了騎士的魔女會變得邪惡,這似乎已經成了定理。然而這其中必有原因。有這樣一種可能,即那源自Hyne神的魔力本身就伴有惡質——對人類的憎恨,它能汙蝕魔女的心靈,讓她“變得瘋狂”。這也許是因素之一,站在人類的角度、近乎超自然的解釋。這裡介紹一種更加可怕、合情合理的解釋。 魔女對人類的憎恨,源自人類對魔女的憎恨。情感總是相互的。也許初代魔女是因為Hyne的影響而迫害人類,導致人類對魔女產生恐懼與敵視——恐懼能使人失去理智。一代一代傳承下來,這種恐懼與敵視變成了近乎種族仇恨的一種惡質情感。後來的魔女原先也是人類,她們並沒有受Hyne的仇恨的直接影響。騎士守護著魔女,保護她不被人類的這種惡質情感所淹沒;同時保持魔女與人類的聯繫與交往。但是,騎士總會死去,而魔女不會老死。並不是說她不會老,因為5歲就成為魔女的Edea並沒有保持童身;而是老到一定程度就會停止老化。我們可以對比Edea與Cid的容貌;很明顯Ultimecia也是活了很久的魔女。在最終戰中,可以看到Ultimecia對時間的感歎: “時間……它不會等待……” “無論……你如何努力地去抓緊……” “它還是會流逝……” Ultimecia感歎時光的流逝,並不是因為自己變老了,而是因為外物經不住時間考驗。想像一下,不會老死的自己,看著熟知的人一個個隨著歲月逝去,一代又一代的人類可怕的仇恨,漸漸把自己淹沒。這是一個悲劇的惡性循環。這也是對人性醜惡面的無情揭示。 以下是Edea身體裡的Ultimecia在魔女就職演說中說的話: ……卑劣的家夥。 ……無恥的、汙穢的可憐蟲們。 你們為了慶祝我的加盟而如此歡樂。 你們正在為一個你們曾經譴責了整整一個時代的魔女而歡呼。 你們難道沒有羞愧感嗎? 在你們幻想中的那個邪惡、殘忍的魔女身上發生了什麽事? 那個屠殺了無數的人和毀滅了許多國家的冷血統治者,她現在正在哪裡? 她就站在你們的眼前並將成為你們新的統治者,哈哈哈哈哈。 https://img1.gamemad.com/2021/10/31/nxwtStwQ.jpg 【三】Ultimecia與Rinoa·Heartilly Ultimecia與Rinoa的關係,是FF8劇情中最受爭議的話題,同時也是最不該受爭議的話題。在FF8原作中,有太多的暗示表明Ultimecia過去曾經是Rinoa。請注意我的用詞,是Ultimecia過去曾經是Rinoa。既不是Rinoa將來會變成Ultimecia,也不是Ultimecia是Rinoa的未來。Ultimecia,這個未來的統治者,過去曾經是Rinoa·Heartilly。 下面我將一一論述表明這一事實的原作中的暗示,並對某些反對意見作出反駁。 (1)Griever。這是遊戲中最為明顯直接的暗示,最能讓人首先注意到的可疑之處。Squall給Rinoa的戒指,遊戲中會專門讓你起名,默認名字是Griever。然後,在打敗Ultimecia的第一形態後,她會召喚出一個“最強大的GF”。她會稱這隻GF為——Griever! 這並不是巧合。以下是給Griever起名的一段: Rinoa:我,是不能就這樣掉下去的。我,還有著Squall很重要的東西呢,不完好地歸還不行呀。這是,Squall的戒指,我保存著呢。 Squall:(Zell這個家夥。) Squall:這是我最珍視的,請好好還給我吧。” Rinoa:真漂亮!這個,是什麽怪物呀? Squall:不是什麽怪物,而是一種幻想中的動物……Lion。它非常強,我為它……感到驕傲。” Rinoa:感到驕傲?…… 很強?就像Squall一樣?這個Lion有名字嗎? Squall:當然有……叫Griever。 Rinoa:喂,是這個名字呀。叫Zell造一個同樣的戒指給我。那樣的話,就能像Lion一樣強了,不過,戴著同樣的戒指會被大家誤解。 事實上,無論你給這個戒指起什麽名字,最強大的GF的名字總會和你起的名字一樣。這是製作人專門安排的,這種安排別有用心。這似乎在告訴我們:Ultimecia最強大的守護之力(GF)跟Rinoa的戒指名字是一樣的——GF的本體是戒指! 對GF Griever使用Scan魔法,可以得到如下描述:“In Squall's mind, the strongest GF. Through Ultimecia's power, continues fighting without vanishing.”強調了是Squall的意識中最強大的存在。很明顯,這隻Griever就是那只戒指上的Lion。另外從外表上來看,它也和戒指上的Lion圖案非常相似:戒指上的是一個獅子頭和翅膀。GF Griever是一隻有著翅膀的獅子。這裡介紹兩種對此點持反對意見的說法。一種是說,這並不代表Ultimecia和Rinoa有什麽直接關係。這僅僅是一種“GF繼承關係”。當Rinoa的魔力一代一代傳下去,傳到Ultimecia這個魔女時,Ultimecia有了Rinoa曾擁有的魔力和GF。所以Ultimecia不是未來的Rinoa。另一種說法說,Griever本來只是Squall意識中的一個最強大的念頭,在最終戰中,Ultimecia臨時侵入了Squall的思想,創造出了這個最強大的GF來對付Squall他們。 第一種說法,反對妄下定論,強調了Ultimecia與Rinoa同身為魔女的關係。值得肯定,因為一個名字就妄下定論確實不妥。但是為什麽一定是Ultimecia?製作人為什麽一定要強調Ultimecia和Rinoa之間的關係?這說明出了同為魔女外,她們還有更深一層的關係。特地讓你取名,特地把最強GF的名字展示給你看,你就要體會製作人的用意。這種反對意見,實際上是在想方設法來扯碎製作人展現給我們的Ultimecia與Rinoa那特殊的關係。 第二種說法,可以說是脫離了原作。Ultimecia能把思想中的念頭變成真實存在?這只是猜測,遊戲中並沒有表現。再說,堂堂未來世界的統治者何必一定要去Squall的思想裡臨時“偷”來呢?並且看起來,Griever本來就是Ultimecia所擁有的GF: “最強大的GF……你們將……承受!” “Griever!讓他們流血吧!” 很明顯,這種說法也說不過去。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Griever的含義。 grieve 英音:[gri:v]美音:[griv] 及物動詞 vt. 1. 使悲傷;使苦惱 I was grieved to hear that he had been captured. 聽說他被俘了,我很傷心。 不及物動詞 vi. 1. 悲傷;哀悼[(+for/at/over)] She was grieving for the dead baby. 她為死去的孩子悲傷。 grieve是悲痛,Griever——悲痛者。我們可以揣摩其中的蘊意。 (2)Ultimecia的城堡。魔女的城堡坐落在了Squall曾和Rinoa約定的地方——孤兒院。Ultimecia過去曾經是Rinoa,她把城堡建在約定之處,等待Squall的來臨。有的反對意見說,當Squall他們穿過TC來到未來的孤兒院時,時空仍是不穩定的。這種意見強調,在走到孤兒院後院時,有一個畫面的扭曲轉化。這就說明瞭魔女的城堡實際上不是在孤兒院那裡,而是在別的什麽地方。Squall他們之所以會在孤兒院後面進入城堡,是因為他們來到了其他的時空。然而,這種看似行得通的說法,實際上也是在想方設法地扯碎製作人試圖給予我們的暗示。為什麽一定是從孤兒院那裡進去?為什麽不是Centra大陸?為什麽不是火山口?……不要只強調絕對運動。這類意見可以被打入詭辯論之流。要看到絕對運動中的相對靜止。 以上是對傳統Ultimecia=Rinoa理論的概括。除了以上疑點,部分解析貼子還給出了其他的補充。 下面我將系統地把這些深入的補充逐一解析。 首先是Ultimecia與Rinoa外貌的對比。仔細觀察她們的五官。我們可以看到,儘管Ultimecia的臉上有花紋,眉毛也畫過,但Ultimecia的五官和Rinoa的五官是完全一致的。FF8的CG水準我們不用多說,單看看每個人物的臉,都是各有特色,絕對不會出現雷同。但唯獨Ultimecia的臉和Rinoa的臉出現了這樣的現象。 我們再來分析一下FF8的CG。先不看劇情CG,我們仔細研究一下看起來混亂無章的開頭CG和結局CG。 Rinoa有著一雙白色翅膀,Ultimecia有著一雙黑色翅膀。在開頭CG中,出現了這樣的字樣: I'll be here... Why? I'll be ”waiting”…here… For what? I'll be ”waiting”… for you…so… If you come here…You'll find me. I promise. Rinoa在花田裡。她在做什麽?她在等待Squall。在多個鏡頭中,都出現了黑色羽毛和白色羽毛相互轉化的情景。最後的鏡頭,先是一大片黑色羽毛;黑色羽毛中,Rinoa向Squall撲來,他們緊緊相擁,轉化為FF8的Logo。由此,我們可以做這樣的猜測:開頭CG裡的這個Rinoa,是等待著Squall的Rinoa,是等了很久也沒有等到的Rinoa,是Ultimecia。她最終在結局的時候等到了Squall。 結局CG中,Squall來到荒野,迷失了方向。與此同時,Rinoa在焦急地尋找Squall。她來到與Squall約定的花田,握著胸前的戒指。畫面轉回來。正當Squall坐在地上快要泄氣時,一片白色羽毛飄進了視野。Squall握住它,一雙白色羽翼展開了。一片朦朧夢幻的花田,面前是Rinoa的背影。Squall開始呼喚Rinoa的名字。沒有回應。他再次呼喚。然後,這個Rinoa轉過頭來……面容扭曲。此後,紛亂的記憶湧來,而在這些記憶中的Rinoa,臉部都是模糊扭曲的。甚至,我們可以從中隱約看到Ultimecia的臉。我們看到多個平行世界裡的Rinoa。緊接著是讓人震驚的,Squall的黑洞臉。然後,Squall流淚暈倒。白色羽毛飄下,標誌著悲傷的結束。 這段CG,事實上包含了多個角度的敘述。Squall與Ultimecia相遇了,他們的記憶發生了碰撞。Squall來到的荒野,是與Rinoa的約定之地。但是,在Ultimecia的記憶中,這個花田在多年之後早已變成了荒野。這是Squall踏入Ultimecia的記憶空間中的表現。接著,Squall接住了羽毛,這時他與Ultimecia真正地直接接觸了。他看到花田和Rinoa。這是他的記憶中的影像。但是,在Ultimecia的記憶中,無論是花田還是自己,早已不是那個樣子。於是,“Rinoa”的臉扭曲成了Ultimecia的臉。並且,由於使用GF的副作用——遺忘,再加上歲月的沖刷,Ultimecia早已經忘記了自己等待的人是誰。她忘記了Squall的面容。所以,瞬間閃過的Squall的臉上,是一個空空的黑洞。 我們再回想一下,在與Rinoa的對話中,有什麽跡象暗示著她可能會成為Ultimecia的命運?答案就在Rinoa變成魔女之後。 Rinoa:我……會變成怎樣呢? Squall:不要緊的,以前也有善良的魔女,Edea就是這樣,Rinoa也會的。 Rinoa:可是,Edea她……我不知道Ultimecia會在我身體裡乾出什麽事來……在太空時我解開了Adel的封印……這一次……會怎樣呢?……與世界為敵……和他們戰鬥……我不要……那樣很可怕…… Squall:(Rinoa……Even if you end up as the world's enemy,I'll...) (I'll be your knight.) Rinoa:如果我再次被Ultimecia控制而發狂的話……SeeD會來把我打倒嗎? SeeD的領袖是Squall吧……然後……用劍刺穿我的胸膛……不過,只要是Squall就好了。我不希望是其他人;Squall,如果這是真的話…… Squall:不要再說了!我絕不會這樣做的,我要打倒的魔女不是Rinoa,而是令Rinoa害怕的魔女Ultimecia! https://img1.gamemad.com/2021/10/31/AwpvSYnk.jpg Rinoa:Ultimecia是從未來進人我的身體的,使用我的身體。要怎樣才能救我? Squall:……我會想的,一定會想出辦法的。 Rinoa:……真的會有辦法嗎? Squall:嗯!一定會有的,相信我!” Rinoa:……唔!我相信你。不過在你找到辦法以前,我還是回到Esthar的設施裡去,這樣可以讓Squall安心些。 Squall:那不可以。我又會跑到那裡將Rinoa搶回來。Rinoa是不可以……離開我的身邊。 Rinoa:啊!那個那個…… Squall:什麽? Rinoa:你是第一次說這些話啊! Squall:什麽?那個。 Rinoa:難道忘了嗎? Rinoa:算了吧! Squall:不,一定是GF的關係,所以才會忘記了。 Rinoa:是騙你的! Squall:……你的精神看上去好多了。 Rinoa:嗯。唔……說出來好嗎?我做了個夢,是個可怕的夢。我和Squall約好一塊去看流星,我戴上了你的戒指。但在離開時卻想不起約會的地點。因為很想見到你,所以我仍然走出去。我走過山、走過沙漠、走過草原、Timber、Balamb和Galbadia……到哪裡都找不到你。當我走不動的時候,想見你的心情就更為強烈……那個時候我叫著“Squall在哪裡!”。然後,我就從夢中醒來。然後,我立即哭了起來……對不起,你什麽也不用說。我只是覺得我應該告訴你。 Squall:那只是個夢……並不意味著什麽。別擔心。 Rinoa:……我想你是對的。 Squall:這樣吧……我會在這裡…… Rinoa:……為什麽? Squall:你找不到我,是因為我們還沒真的約定過。 Rinoa:約定……? Squall:我會等你。 如果你來到這裡,你就會找到我。 我保證。 Rinoa:我也會在這裡的。這是個約定! 謝謝你,Squall! 下一次,我們一定會見面的! Rinoa透露出希望被Squall親手了結的心聲。她做的那場夢,實際上就暗示著Ultimecia的悲劇。但是,與此不同的是,這次的她知道了約定的地點。她將會在那裡死死地等待。 【四】 事圌件的因果 在這一章,我將對整個事圌件的發生發展做一個大的梳理。 先做個解釋:Rinoa是怎樣變成Ultimecia的?有兩種說法。一種說法是,Ultimecia存在於主世界的未來。由於Squall會老死而Rinoa不會,Rinoa將失去Squall。於是她一個人在約定的地方等候。歷經許多年,她變成了一個殘酷冷血的邪圌惡圌魔女——Ultimecia。另一種說法是,Ultimecia存在於其他平行世界的未來。在打敗Ultimecia後,Squall迷失在荒野中。這時,在主世界中,Rinoa找到了Squall,所以是圓圌滿結局;而在某些其他平行世界中,Rinoa沒有找到Squall。於是她在約定的地點死死地等待。多年後,她成為了Ultimecia。 下面進入主題。 一般來說,通關FF8給人的感覺就是,未來的魔女Ultimecia在未來通Junction Machine Ellone傳送精神來到過去,實現對過去的魔女的一種即時的操控。然後,她成功施放了TC,最終被來自過去的Squall一行人打敗。 這是最初的理解,但是也是有誤的——順序上的錯誤。這種理解實際上很模糊,對於Ultimecia為什麽會突然來過去的解釋就是“她需要Ellone來回到更遠的過去,來施放時間壓縮魔法”而已。對於為什麽被打敗了的Ultimecia會特地去那個時間傳送魔力給Edea,也只有“這是為了完成循環”“為了讓未來的自己得以控制Edea”等牽強的解釋。 來到Squall17歲那年的過去,這不是巧合。在與Edea的對話中,我們了解到Ultimecia並不是在那時候才開始侵入Edea的思想的。事實上,從Edea接受Ultimecia的力量開始,Ultimecia的精神就已經在她的體內了。注意,在傳送力量給Edea時,她說的是“I...can't...disappear yet.”要是按照之前的理解,她怎麽會在傳送力量後立刻就死了呢?難道是因為她有先見之明,能夠為未來的自己控制Edea做好鋪墊?我們姑且算是這樣。然而,又一個難題出來了。Squall來到未來打敗的Ultimecia,是施放TC之前的Ultimecia還是之後的?很明顯是前者:“Time...will be compressed...All existence denied.”於是Squall打敗了釋放TC之前的Ultimecia。這就是第一章所說的“打破循環”悖論的起源。我們已經分析過,這種理論是不攻自破的。難道這是兩個不同的平行世界裡的Ultimecia?Ultimecia是怎麽算計好這事的?……太多太多奇怪的疑問會隨之湧圌出。事情變得詭異起來。很明顯,按照這種理解,我們會陷入死胡同。這時候就要反問自己:難道這理解錯了嗎?確實是錯了。這是製作人給我們部下的陷阱——也就是在前言部分提到的,劇情的表達方式有意無意地引導人向錯誤的方向理解。我們之所以會形成這樣錯誤的理解,是因為遊戲中的主人公們就是這樣理解的。 https://img1.gamemad.com/2021/10/31/a9fSmBtb.jpg Squall一行人遵循的是Doc Odine的看法。Doc Odine認為,Ultimecia的精神之所以能來到過去,是因為使用了自己所製造出來的Junction Machine Ellone。 Doc Odine:呃,魔女Edea已經把所有的事都告訴我了。魔女Ultimecia來自未來,並控制了現今的魔女。這就是說她脫離了尚在未來的軀體,只將她的意識送到了這裡。聽起來不覺得耳熟嗎? Squall:這就象Ellone把我們的意識送到了過去。 Doc Odine:你真聰明!我最初猜測,未來有某個人具有和Ellone一樣的能力,是那人把魔女送到了我們的時代。但是不對!答案不是這樣。那麽魔女是怎樣回到這個時代的呢……? 你現在想聽嗎? Doc Odine:哦咳!我留著這個秘密是想讓你大吃一驚……這其實是因為我,Odine!很久以前我研究過Ellone的力量。我做出了一個Ellone腦電波的模擬樣板。一旦這個樣板被研究清楚,那麽就很容易使之機械化。現在也許它還只是個玩具,但是在Ultimecia的時代,那是個令人驚歎的機器!那就意味著有個模仿Ellone能力的機器。是我製作了那機器的原型。 我把它命名為“機械的Ellone”!能知道我的發明在未來得到了應用,真令人高興! Squall:機械的Ellone。Laguna:就是這麽回事。 Squall:那麽魔女Ultimecia就是從這機器上,得知了Ellone的事。 Laguna:於是Elle成了Ultimecia的目標。 Squall:全是因為你! Laguna:你不能責怪Odine。那沒用的。 Doc Odine:你想要出去!?你想要打架!?好,我們繼續說!我想想……只有一個辦法可以打敗Ultimecia。你必須殺掉在未來的她。但是這除非我們去未來,否則我們什麽也做不了。在正常環境下,是沒辦法跳到未來的。但是仍有辦法!那是因為魔女Ultimecia計劃要壓縮時間。用魔法來壓縮時間……壓縮時間對魔女很有好處嗎?可能有很多原因,但這並不重要。我們只需要考慮出Ultimecia打算做什麽就成。Ultimecia為了在這個時代裡存在,她必須取得現代魔女的身體。但那機器一定是有個極限。Ultimecia或許需要回到更久遠的 過去才能進行時間壓縮。只有Ellone才能把她帶到更久遠的過去。那就是她為什麽拚命找Ellone的原因。我們必須利用好Ellone力量的優勢。我們的時代有兩個魔女。魔女Rinoa和魔女Adel。兩個人中,Adel還沒有醒來。一旦再生完成,無論是Laguna還是我都不會再安全。魔女Adel或許在瘋狂潘朵拉裡正被喚醒中。如果Adel醒來,Ultimecia將會支配她。那將會是件非常可怕的事。Adel是個很恐怖的魔女。如果Adel的意識戰勝了Ultimecia,Adel會首先毀滅這個時代。因此我們必須利用魔女Rinoa去繼承Ultimecia的力量。這些就是全部的任務情況介紹。首先,去瘋狂潘朵拉。Ellone也許已被抓到了那裡, 所以首先要救出她。然後在魔女Adel甦醒過程完成前殺掉她。現在,我們就只剩下了Rinoa 作為這個時代裡唯一的魔女了。然後等著Ultimecia來控制Rinoa。當Ultimecia到達後, 就輪到Ellone的了。Ellone會把Rinoa和Ultimecia一同送到過去。Ellone必須把Rinoa和Ultimecia送到在過去她所認識的一個魔女體內。Edea或Adel…… 這就由Ellone決定了。一旦Ultimecia到了過去,她將使用時間壓縮魔法。我們這裡將看到一些影響。我不知道會是什麽樣的影響,但是一旦Ellone感覺到了,她就會把Rinoa和Ultimecia同過去斷開。Rinoa會回到這個世界。Ultimecia也將回到她的那個世界。剩下的就是時間壓縮了的世界。過去,現在,和未來將混合在一起。你們將沿著壓縮的時間前進到未來。一旦離開了壓縮的時間,那就是到了Ultimecia的世界。之後就全看你們了。 Doc Odine的想fǎ只是猜測。首先,Ellone的能力是傳圌送人的意識到過去,但並沒有cāo控過去的人的功效。Ultimecia使用Junction Machine Ellone,卻能夠控圌製過去的人的身圌體。我們猜測,這有可能是因為Ultimecia擁有能夠控圌製他人的能力。但是問題來了。Ultimecia怎麽不直接去控圌製Ellone呢?於是我們又推測,Ultimecia只能夠控圌製魔女。這就解釋了為什麽被Ultimeciacāo控過的人都是魔女。 然而事情還有詭異之處。我們可以觀察到,Ultimecia在cāo控過去的人的身圌體時,似乎並沒有我們想像的那麽自如——她從來沒有“回去”過! 在Ultimecia的意識離開自己的身體之後,Edea、Rinoa都擔心Ultimecia會隨時再來操控自己。然而並沒有。事實上,Ultimecia的意識進入他人身體的經歷可以概括如下:Edea==》Rinoa==》Adel==》Rinoa==》過去的Adel。最後一次轉移是由於Ellone的能力的作用。我們來看看前三次轉移。它們都是在什麽條件下發生的?對象都非常近的情況下,且有兩次是伴隨著魔力一起傳送過去的。 操控對象的轉移,是直接在過去進行的轉移。這種轉移有兩次在魔女被打敗時發生,非常被動。Ultimecia的意識從來沒有回到她自己的時代過。這又是何苦呢?她用的不是Junction Machine Ellone嗎?怎麽不根據自己的需要來選擇操控對象呢? Ultimecia很可能根本沒有用過Junction Machine Ellone。用了Junction Machine Ellone,就算不能控制Ellone的身體,她的意識也可以進入Ellone的身體,從而得知Ellone的動向。哪用一直呆在Edea的身體裡苦苦搜尋呢! 傳統的理解碰了壁,我們只能嘗試從新的角度看待整個事件。因為傳統的理解是站在主人公的角度看的,那麽這次我們可以試著站在Ultimecia的角度看問題。 首先,在她的角度,發生的第一件事應該是被突如其來的SeeD打敗。從她的言語:“Time...will be compress”可以看出,這是發生在TC之前的。也許這個時期的Ultimecia正在謀劃著TC,但還沒有付諸實施(可能是因為她發現自己的力量還不夠)。這時,遠在過去的與Adel結合的那個她已經開始了TC,Squall一行人也是憑借TC所創造的奇點來到未來。 所以,被打敗的Ultimecia意識到,這群人來自過去。為了“不消失”,Ultimecia跟隨Squall,通過TC一起來到了過去的孤兒院。Squall所目睹的一切是:瀕死的Ultimecia把魔力連同精神一起傳送到Edea身體裡,並且肉體就此消亡的景象。 此後,直到Edea第二次被打敗為止,Ultimecia的精神與魔力一直在Edea體內。為了“不消失”和實現時間壓縮(為了變強?也為了實現自己存在的永恆?為了等到那個人?),Ultimecia操縱著Edea的身體統治Galbadia、尋找Ellone…… 然後,到了Edea第二次被打敗的時候,Edea本能地把魔力與Ultimecia的精神一起傳送給了Rinoa。(至於是全部魔力還是一部分魔力,我更傾向於後一種說法,因為這之後的Edea還是可以像魔女那樣戰鬥;她本來就具有5歲的時候被傳給的一些魔力;Doc Odine說她不必再擔心被Ultimecia控制,也是因為Ultimecia的精神已經不在她體內,而不是魔力的喪失。)緊接著Ultimecia的精神潛伏在昏迷的Rinoa體內,經歷著“適應期”。當上了宇宙時,Ultimecia感覺到了Adel的存在。機不可失,她強迫Rinoa醒來行動(造成了那種跌跌撞撞的狀態)。在解開Adel的封印的同時,她的精神離開Rinoa,進入Adel。 然後又是一系列的行動,她試圖吞並Rinoa的魔力,與Adel、Rinoa這些魔女融為一體。Adel被打敗後,這個魔男自動地把魔力與Ultimecia的精神一起傳給了Rinoa。然後Ellone把Ultimecia和Rinoa傳送到過去的Adel身上。感應到TC已經開始後,Ellone斷開連接讓她們回到各自的時代,把Rinoa帶回來……那Ultimecia呢?她去哪了? 前面已經說過,Ultimecia的肉體此時已經消亡了。那這個精神已經無處可歸了。她去哪裡了呢? TC既然已經發動,她的願望已經達成,那麽她肯定會有所行動,而不是傻癡癡地等著別人把你送回去。這時候的Ultimecia,已經進入了TC的奇點裡。所以她不再受Ellone斷開連接的影響。那她進入TC幹嘛?答案是:等待那個人的到來。 我們再回來想想結局CG。Squall進入了Ultimecia的記憶空間,他們相遇了。這個Ultimecia,就是剛剛進入TC的Ultimecia。 他們兩個是在不同的時段進入TC的。但是,TC是一個時空的奇點,它能連通所有的時空。由於他們都想著那個約定,他們就在此相遇了。(Squall先見到Ultimecia而非Rinoa,很可能是因為Ultimecia的意念比Rinoa強。)Ultimecia繞了一大圈,見到了剛剛把自己打敗的Squall。 如此,一切都解釋通了。 Squall昏倒之後,Rinoa來了。她抱起Squall哭了起來。這時候四周仍是荒野。突然,雲開日明,荒野變成了花田。這個時刻,就是Ultimecia的精神徹底消逝的時刻。(也許她因達成了願望而知足死去;也許離開了肉體的精神不能長久地存活。)由於Ultimecia不在了,她的記憶空間也不在了;變成了Rinoa的記憶空間,她心中的約定之地——花田。 整個遊戲裡,有三次出現男女主角相擁的CG畫面。一次是在開頭CG,一次是在Squall把Rinoa從魔女研究所救出時,一次是在結局CG(雖然這裡並沒有他倆相擁的鏡頭,而只有Rinoa撲過來的鏡頭)。我們已經分析過,開頭和結局CG裡撲過來的“Rinoa”,實際上都是Ultimecia。開頭CG裡的言語和相擁,以及FF8的Logo,象徵著他們誓言的實現。這,才是整個FF8;這,才是真正的FF8。 我不能保證這篇解析的內容完全準確全面——人的思想難免會有錯漏。我只希望這篇文章至少能稍微總結一下這十多年來的爭論。但願這篇文章能對你有所幫助。
https://gamemad.com/guide/127135
0